流量之争,辛巴与徒弟起诉快手

挨踢客 2022-01-06

原标题:流量之争,辛巴与徒弟起诉快手

近日,根据天眼查公布的信息显示,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两条开庭公告,分别为辛有志与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相关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以及时诗与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相关网络侵权责任纠纷,审理法院均为北京互联网法院,并且该案将于明年3月开庭。

辛有志与时诗,则正是辛巴和他的徒弟“时大漂亮”。而辛巴告快手也确实并非心血来潮,反而证实了头部主播与平台之间愈加紧张,一触即发的关系。

在今年“618卖货节”期间,被称为“快手一哥”的辛巴就曾在直播间怒斥平台不公,自己被压榨到“无法喘息”。

辛巴还称现在所有的带货主播场场直播都在烧钱烧流量。他算了一笔账:“20%的佣金,快手还扣5个点,去掉人工费、税费,剩下8%。我卖3个亿,我剩2400万,要烧掉2500万;送礼物搭了1000多万。我这一场直播下来,要赔2000万。”

辛巴表示:“当时选择快手,是因为平台是私域流量,不是公域流量,可是我花了20多个亿,去买了8600万粉丝,但我只要不花钱,我的播放量就100多万,(平台)是不是缺钱缺疯了?为什么我给我徒弟点关注,你还要我钱?”

在辛巴直播间,这样怒斥时有发生,甚至10月份,辛巴再次情绪失控,点名快手娱乐板块的负责人托马斯。但每次,换来的只有平台的“视而不见”和短期封禁。

而此次,辛巴同徒弟二人与快手平台对簿公堂是否意味着彻底闹僵?

目前来看,辛巴方面可能并不想与快手全面“开战”。针对日前辛巴、时大漂亮与快手的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事,辛选公司方面近日回应称,这其实是“网络侵权责任纠纷”的一个正常处理流程,并不是真的“告平台”了。

在业界看来,走到这一步,辛巴也实属无奈之举。

根据第三方数据显示,双十二复播的辛巴销售额为4.52亿,但单场观看人数仅10万人,而辛巴粉丝高达9512.8万。

同样在10月7日,停播许久的辛巴徒弟猫妹妹当晚回归带货,但人气十分低迷,4000万粉丝的直播间,在线观看人数仅有几万。猫妹妹同样吐槽了快手的流量分配:“平常不卖货就发个日常视频,一天能有100多万的播放量,但只要一卖货,就必须要花钱买流量,不然视频播放量永远停在四五十万。”

据快手电商内部人士表示,就经验而言,理论上,直播间在线人数和粉丝量成一定比例,一般在2%-5%,好一些的情况能到10%。也就是说,8000万粉丝的主播,开播在线人数理论上能有160万左右。当然这个比例并不一定,也会受诸多因素影响。

但快手要“去头部”早已是业内周知,且此头部并不是仅仅针对辛巴家族,在其生态中所谓的六大家族都在“打击范围”之内。据快手另一头部主播“二驴”表示,这是因为“官方现在改变了规则,流量都分散了。官方希望培养出10个400万的账号,而不是1个4000万的主播”。但作为快手第一家族,辛选势必会经历最大阵痛。

此外,起诉快手平台的操作,辛巴也不是第一次了。辛巴曾以“名誉纠纷”“网络侵权责任纠纷”起诉了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即抖音运营公司。

当时,燕窝事件负面新闻缠身,辛巴将一切归结于了资本操控舆论,直言抖音上才是真正的起源,在上面的主播最先开始带这款产品,但是最终自己却承担了一切责任,被炮轰着,不断登上热搜,在辛巴看来这是张一鸣,抖音搞的,用资本在操控舆论。

而最终,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广州互联网法院公开《辛有志与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中信息显示,“原告辛有志于2021年6月25日向本院提起撤诉申请。本院认为,原告辛有志的上述撤诉的申请,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对自己权利行使处分权,本院予以准许。”

虽然最终以辛巴撤诉告终,但辛巴想要传达给公众的信息已经完成,目的也就达到了。而此次同样有异曲同工,起诉快手,更像一个“假动作”,撤诉也很大可能是最终结果。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快手
  • 挨踢客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河豚品牌创始人,中国公共关系协会会员,上海市湖南商会理事,移动电商实践者,女性消费研究者,曾经营销和公关从业者,现在以苦作乐的创业者,永远十八岁的处男座。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