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州刘强东案大反转 从 “强奸” 到 “误会”

独孤依风 2022-10-02

“这是一次偶然事件所造成的误会,占用了大量的社会资源,也给彼此的家庭造成了深重的困扰。今天,为了避免进一步的诉讼伤害,双方决定消除误会,达成和解,为这次事件画上句号。除以上内容外,刘女士、她的代表或律师,以及双方也不会发表进一步评论”……

拉锯四年的明州事件在今天终于有了结果。如上所述,庭前和解对于双方来说是最优解,但是对于女方来说最适合。因为从案件的整体走势以及中途爆出的各种客观证据来讲,女方的飘忽不定着实让我感觉其在此次民事诉讼中获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为什么这么说呢?咱们仔细论调下。

以为“自信”掌控一切 涉嫌操控媒体要挟勒索

据公开资料显示,在刘强东被释放后,原告女主刘静尧曾试图通过联系刘强东的律师,声称“想要谈谈,如果事情得不到解决,将会起诉他”。而且在刘静尧和刘强东律师的录音中,刘静尧表示不想去法庭,只想要道歉和钱,要求刘强东先提出赔偿金额。

当天她还告诉调查该案件的警官:“她不想刘先生被指控犯有任何罪行,但是她想要钱。”警官对原告的要求感到惊讶,因为他以前没有“在之前的任何情况下发生过这种情况,其中受害者或举报方曾索要钱财。”同时在其与学校老师的聊天记录中原告也表示要赔偿金和道歉,声称如果对方没反馈就会重启案件等……

诉求就是为了要钱,而且为了能够掌控舆论上的主导权,将自己的受害形象淋漓尽致地展现在公众面前。根据原告女主刘静尧的微信证据显示,刘静尧曾与一位名为RyanWang(王乾禹)联系,两者商讨如何通过媒体曝光来迫使被告方接受私了赔钱。

在得知Ryan的未婚妻为媒体编辑后,刘静尧告诉Ryan称得到了一份酒水单和晚餐账单,共有32瓶红酒,说有目击者称受害女生作为该桌唯一女性坐在刘强东身边,被灌大量红酒。随后该杜撰内容被以独家爆料的形式发布在诸如搜狐网站、微博等平台上,而后引发国内外大量媒体转载和舆论热议,甚至Ryan还表示可以通过评论带节奏……

并且原告律师的一个行为值得注意。即当地法院在2020年10月驳回了原告律师提出的动议。该动议称,在刘强东向法院提交的初步声明中,有一段称JingyaoLiu为钱诬告刘强东、刑事案不成立才发起民事诉讼,这段内容与案件无关,涉嫌诬陷,法院应删除。

自信且有计划的实施着自己“索要天价”的计划,以为能够通过舆论的力量迫使被告服软……

索赔不成说“自己被强奸”  证词前后矛盾 证人反目决裂

在2018年9月份向被告私下索赔不成之后,原告刘静尧在时隔7个月之后,即2019年4月16日左右向明尼阿波利斯一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称自己被强奸,要求被告赔偿5万美元。其中还在起诉书中,提出了六项指控罪名。

而纵观整个起诉书的内容,可以看作是一场自我主观臆想的围猎话术。整体内容涉及到的关键事实方面胡编乱造,与视频监控、警官证词、原告自己之前的证词所呈现的事实相差太大。

视频证据方面:

原告刘静尧在与警官面谈中,叙述自己喝醉了,并且不能走路。

从公开的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在晚宴期间,原告刘静尧在没有旁人帮助的情况下多次离开座位且来回自如。

晚宴结束,当刘强东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隔着两个座位的原告刘静尧并不存在想立马离开或者逃走的情形,而是见状立即起身跟随其后,主动向前开门并指路,且大步赶上刘强东。

而且当她踏入公寓大门时,还清醒灵活的微微弯腰避开了刘强东先生助理的胳膊。随后主动按电梯后退一步引导刘强东和其助理上楼梯,上台阶的时候也是步履轻松,眼睛看向前方,边走边说话。

后面更是主动挽着刘强东的胳膊,且清楚地记得电梯层数,按电梯上楼引导对方进入房间,关门。

视频中呈现的事实与原告刘静尧向警官陈述的事实完全不符,而且原告刘静尧在看完相关视频之后,承认自己撒谎。

自我证词方面:

还有比如在案发后第一时间,前来执行任务的两个警察轮流询问坐在警车内的原告刘静尧,问是否遭遇了性侵,她对着执法仪一再声称双方是自愿的且让警察放被告走。但事发两周后,原告改变了自己的说法,告诉警方自己被强奸,而她有过“抗争”(battledagainst);但警方和医院此前检查显示原告并无受伤迹象。

比如女方最初表示是主动邀请男方到其公寓,后又否认……

除了证词上自我矛盾之外,在关键证人方面,也是出现了对原告极为不利的局面。

根据网上爆料出来的相关聊天记录显示,原告刘静尧称之前她的两个证人Tao与Ben目前已经与她反目。起因是因为这两个证人认为刘静尧和她的律师都不可信,不再沟通合作。根据刘静尧的描述,原来这两个人为她作证的目的是为了通过“证人保护”和“政治避难”拿到美国绿卡,但是刘静尧律师表示无法为他们申请这一资格,所以他们就消失不见、不参与这个事情了……

另据新闻报道,原被告双方刚刚经过两天时间选定陪审团,刘强东本人全程在场,妻子章泽天也一直在旁听席上。

但是原告女方一直没有现身,这似乎能看得出来,刘强东这个时候还是有决心要把这场官司打到底的,但女方或许因为证人的缺失、证词的自我矛盾、各种在场视频证据以及相关警员的作证,不得不放下之前的“自信捞钱布局”,在庭审前动了下心思,主动选择和解,希以“误会”结束长达四年的纠缠。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独孤依风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笔名:独孤依风,互联网分析师,每日经济网特约评论员,央广经济之声评论员,韩国One Asia媒体平台入驻专栏作家,连续受邀参加两届由韩国最大财经媒体MT举办的Key Platform全球产业革命峰会并做主题演讲。微信订阅号《互联网一些事》运营者。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