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二选一”遭罚35.2万背后的反垄断敲山震虎

科技边角料 2021-04-16

曾经风靡中国互联网行业多年的“二选一”潜规则,日前终于成为过街老鼠。继阿里巴巴遭罚182.28亿元之后,美团、百度、字节跳动、奇虎360、腾讯等34家互联网公司也被三部门要求1个月内自查整改。眼下坊间都在热议谁是下一个被处罚对象,答案似乎是每家互联网巨头都有可能。

美团最近连输两场不正当竞争官司让业界浮想联翩,一度成为热搜话题。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不久前认为美团存在明显不正当竞争行为,判决美团公司向饿了么赔偿经济损失35.2万元。今年2月浙江金华中院查明美团向商户推送了部分诋毁饿了么平台的信息以及要求“二选一”独家合作构成不正当竞争,判处美团向饿了么赔偿100万元。

判决书同时显示,2016年起美团就对商户限制经营,可见美团的“二选一”游戏已行之多年,对此有大量网友认为:阿里被罚,美团还会远吗?

罚35.2万是敲山震虎?

美团近期涉及的两起败诉案件,不少人乍一看觉得罚得太轻,而且还只是地方法院判决,跟其巨无霸营收完全不成比例。但仔细一看,美团败诉是新反垄断法互联网专条首次适用外卖领域,判决结果依据的是反不正当竞争法,还没有请出反垄断的大杀器。

也就是说,美团只是在司法层面败诉,交了点罚款,不痛不痒,毛毛雨都算不上,也有网友认为美团败诉赔偿更像是敲山震虎,这只是将不正当竞争引入外卖行业,大头或许还在后头,正所谓“杀伤力不大,侮辱性极强。

笔者发现,《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说得很明白,以下三种行为可能被认为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进行限定交易:

(一)要求平台内经营者在竞争性平台间进行“二选一”,或者限定交易相对人与其进行独家交易的其他行为;

(二)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或者通过其指定渠道等限定方式进行交易;

(三)限定交易相对人不得与特定经营者进行交易。

由此可见,上述涉及美团两起官司,如果经调查发现的确存在垄断行为,那罚金可就不是区区35.2万元,处罚标准具体可参考《反垄断法》第四十条:

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由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

美团刚刚披露财报显示2020年全年营收1148亿元,如果被有关部门认定存在垄断行为,罚金则在11亿-111亿之间。倘若参照近期两起处罚案例,比如阿里巴巴为4%,扬子江药业为3%,该罚金高达34亿-45亿余元。

此外,从金华和淮安两地法院判决情况来看,美团在因“二选一”被行政处罚后随即注销当地分公司,但法院均判定由美团经营主体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此举也为多地因管辖权而陷入停滞的外卖“二选一”案例提供宝贵的参考价值。

“二选一”之乱

“二选一”顽疾广泛存在于互联网行业多个领域,外卖行业更是重灾区。除了美团,上海市市场监管总局日前也认定上海食派士公司在餐饮外送平台服务市场实施“二选一”垄断行为,罚款116.86万。

美团因“二选一”被多地政府部门处罚,早已不是新闻,比如去年4月疫情严重时期,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联合省内各地餐饮行业协会,公开指责美团向餐饮企业收取的高额外卖佣金,已超过餐饮企业承受极限,同时还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等规定。

二选一对外卖行业危害性显而易见。商家、消费者都是外卖“二选一”受害者,受益者只是贪婪成性的平台,如果放任“二选一”泛滥,将对消费产业链造成事实性的利益损害。

比如商户跟美团签独家合作,佣金抽成是18%,不签则高达23%,签独家后再入驻饿了么,则会被系统拉黑。

有商家表示入驻美团时签订“独家”合作协议,如果再上线饿了么等其他平台算违约,美团会施加流量沉底,修改配送范围,提高起送价,屏蔽店铺等一系列操作,如此一来,大量商家自然不敢再与饿了么等合作了。

美团“二选一”商业模式捆绑底层民众消费自由和商家选择,其盈利模式依靠无数小商家小餐饮个体户,以及大量底层消费者,这些蚂蚁雄兵是国家经济运行平稳和市场良性发展的重要保障,在政府提倡经济内循环大背景下,中小微实体经济是拉动内需和保障就业的重要组成,搞“二选一”显然会伤害实体经济,甚至触动国本。

有网友对此一针见血指出,作为外卖业的老大哥,美团想的是通吃一切,显然违背市场规律,罚单可能会迟到,但早晚会来。

“美团税”背后的商家表情

京东一位高管曾表示“二选一”受伤最深的根本不是平台,是那些没日没夜为生活奔波忙碌的商家,平台资源稀缺更应该鼓励商家多渠道、多平台发展,多销售一点是一点,而不是用各种手段威胁打压,涸泽而渔的结果是让天下的生意越来越难。

眼下社交媒体热议2021年最新经济学名词——美团税,源自美团近期对外发布2020年的年报,再一次展示其强大的盈利能力和增长能力,对于商户的控制能力几乎等同于拥有了“征税权”,成为名副其实的“美团税”。

美团在2020年疫情之下实现逆势增长,营收增长173亿,增幅18%。净利润增长约30亿,同比增长61%。只是这样一份发给资本市场的喜报,让美团的商家、消费者、外卖小哥可能笑不出来。

“二选一"受伤最深的显然是那些无辜的小商家们,他们不仅忍受平台的霸权压迫,还要被迫承担站错队的商业风险,每天起早贪黑挣点养家糊口小钱也难安生,可谓“兴,商户苦,亡,商户苦。”

“二选一“鱼肉消费者,蹂躏商家,唯独肥了自己。如果所有平台都争相效仿,市场将被严重分割成板块化,平台将享有不受商家不断评估和选择的垄断利益,眼下美团平台触角眼下已经延伸至各个领域,小超市、小菜农等涉及更多涉及底层民生领域,俨然成为政府监管的最大挑战者之一。

然而时至今日,美团并没有明显迹象终止“二选一”,只是公布了一份“依法合规经营承诺”承诺书,承诺不通过不合理限制等措施强制要求商户“二选一”,尊重平台内经营者自主选择权,不通过不合理限制等措施强制要求商户二选一,不利用技术手段等实施垄断协议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市场竞争。

美团公开承诺和领到的罚单更像是一种警示,也展示国家在加大力度反垄断的决心。外卖平台高度竞争本意是让用户、商家、骑手受益,平台优胜劣汰。然而在“二选一”操纵下,平台对用户杀熟、对商家二选一、对骑手越来越苛刻、平台之间也大搞不正当竞争 .....外卖产业链尖锐矛盾急需通过反垄断法来化解。

笔者认为如果美团的理智能战胜贪婪,应立刻打消垄断市场念头,转而恢复初期以精细化和高效率的运营取胜之路,允许广大商家自由选择外卖平台,还可通过平台化,支持通过集中订单进一步降低成本的外卖新平台,实现外卖市场“美美与共”。

勿谓言之不预。如果美团还不愿彻底收手,随着反垄断监管深化有可能会受到更多制约乃至惩罚,比如收到巨额罚单。最大的受益者定会是处于弱势方的数百万商户、外卖小哥以及广大消费者,当然也包括遵纪守法的其他良善外卖平台。(完)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美团
  • 科技边角料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原创自媒体「科技边角料」主笔。批判性思维解读TMT&创投众生相。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