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车海平:数字技术创新加速企业数字转型进程

当前,在数字经济如火如荼的背景下,以企业、政府等为主体的数字化转型驶入快车道。面向2022新一年,企业数字化转型如何克服挑战、继续向前?1月10日,在华为云推出的“桑田岛时间”特别栏目中,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数字转型首席战略官车海平分享了自己关于“2022数字化转型的十个真相”的观点,对企业在数字化转型的诸多疑问给出了独到的见解。

华为车海平:数字技术创新加速企业数字转型进程

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数字转型首席战略官车海平

宏观经济面临三重压力下,数字化转型进程会不会放缓?

车海平表示,在当前中国经济增长面临的三重压力之下,更需发挥数字经济的新动能:在需求收缩中寻找消费升级,在供给冲击中增强供应链韧性与柔性,在预期转弱中优化业态结构与效能。

在全球社会经济体系迈向可持续发展和更优运行结构的演化过程中,数字化转型被重新定义,它是企业、行业、产业集群等各类各层级的复杂系统型主体,与其所处演化中的外部生态体系进行互动、并动态展开的全局优化;其目标是实现从工业时代的规模经济范式,向数字时代的范围经济范式的跃迁,推进人与自然及社会互动中个性化需求与柔性化供给之间匹配经济性的代际升级。

国企如何发挥数字化转型的主力军作用?

国企是我国经济结构中的核心骨干组成,作为各行业龙头是行业生产力水平的综合体现。数字经济作为国家战略,国企数字化转型必然承担着主力军作用。

车海平指出,在各行业从传统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的结构向价值链网演进的数字转型过程中,国企作为链主,更需要从数字生态组局者的主动担当视角,牵引补链、强链、延链、拓链的进程。这其中需要关注行业内生产网络IP化、行业生产装备智能化、行业软件云原生化、行业数据价值化等关键节点及抓手,促进全链各生态位角色的协同转型。在促进国企自身范围内数据要素共享流动,加快经验/技能数字化的知识生产及复用进程的同时,也要将之主动拓展到所处数字生态之中,加快行业共性生产力要素的智能化升级,提升生态内知识经济活动的价值闭环效能,以助力创新驱动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战略落实。这也是国企管理现代化的重要机遇,在全球共同推进“绿色和数字”孪生双转型的进程中,提供中国实践、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推进全球标准和数字生产力要素互通机制的完善,在全球数字经济时代,引领生产方式及组织管理方式的升级。

上云、用云是不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必经之路?

车海平表示,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审视企业自身所处数字生态的演化,基于自身战略定位,不断围绕产品数字化、客户数字化、运营数字化(营/研/产/供/销/服等)等要素,由关键场景现场现务来驱动全局协同优化的发展过程。

在生产、经营和管理现场,经验的浪费是最大的浪费。现场经验中萃取的知识,进一步汇入业务流之中,则成为增量可执行知识;当前数字技术已经将开展知识数字化萃取和复用活动的经济性大为提升,进入普惠化通道,可称之为知识生产的新范式。这类增量知识价值闭环的相应活动,在覆盖更大范围和规模的云上数字平台生态内开展,更易获得经济性的可能。知识生产活动的经济性提升,是促进数字转型的加速器。

由此可见一个趋势,企业数字转型和行业知识生产及复用,必将跨越企业边界的局限,在开放的数字生态体系中开展。站在行业甚至跨行业的价值网络视角来看,上云、用云是企业数字转型主动融入所处数字生态,主动构筑或者靠近各类数字平台的简约表述。当然企业数字转型融入数字生态是渐进的过程,企业应积极参与生态演进,塑形生态结构。

2022年,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问题是否会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最大挑战?

对于数据问题,车海平强调,企业信息安全至关重要,数据安全保护和数据流动激励,是数字转型的重大挑战,更会是重大机遇。

他指出,企业在业务开展过程中时刻产生数据,涉及企业的商业秘密、知识产权、市场竞争力等,其安全保护也需要相应的技术和管理手段来保障。同时,也要认识到数据、信息、模型、软件、服务等数字生产力要素,沿着数字生态中的价值闭环业务流的无界流动,是产生新业务、新供给、新价值的基本动因和深层保障,也在牵引相应要素互联互通互操作机制的完善。企业数字转型需要穿透企业内部门边界以消除数据孤岛,从而在企业内部积累共性服务。而云上数字平台及其生态,以数据流动性促进知识生产和使用的经济性,将是最重要的形式。所以数据要素等数字生产力载体,既是企业差异化竞争力的重要资源,也会是企业所处生态整体产生协同价值的重要资源。当然这两个层级的资源所指涉的具体数据对象不一定是相同的。数据既需要有明确其权属的确权性机制,也需要有激励其价值转化及创造的流动性机制。

复制互联网模式和经验能否加速产业数字化进程?

车海平表示,数字化转型的进程中,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更为紧密地结合以有效地提升行业生产力和供需匹配效率,确实需要不断审视“互联网模式和经验”的本质及其话语内涵。

当前中文语境中的互联网,更多的是指在个人消费者服务领域开始的互联网应用。从本质上看,可以说是对个人娱乐/社交/购物等领域,深度使用各种数字技术对上述服务供给成功开展了数字化转型,其中的关键是利用由此在交易、流通环节汇聚的海量数据,面对供需匹配中市场环节的动态,如消费偏好及营销优选路径等问题,更经济地进行了增量知识生产活动以形成知识累进,从而降解其中的不确定性,并转换为对于企业(生产者)有效用的获客获单数字服务,形成价值闭环,提升了消费者体验和市场效率。

而对于供需匹配中企业环节的动态,企业作为生产者,会更为关注作为价值源头的产品创新和供给。在这个领域,各行各业的生产系统自动化和管理系统信息化的进程,从来没有停顿过,当前产业数字化正是行业生产力提升演进过程的自然深化。

车海平还谈到当前火热的“产业互联网”话题,他认为,所谓产业互联网是消费互联网的下半场,如果其隐含主语是互联应用行业中各主体的话,则有误导之嫌。当前产业数字化,以生产者为主体的创新驱动供给升级是重要组成部分。实体经济各行业中的主体,在充分借力数字技术开展数字转型过程中,应该借鉴消费互联网演进过程中“构筑知识生产体系,将数据作为原材料,以增量知识作为制成品,在市场上表现为数字服务供给,在数字生态内不断形成价值闭环的迭代累进”的知识生产和知识经济新范式,充分落实到面向生产者的价值创造活动所需的数字服务供给及其生态构筑上。行业数字化,是各行业生产力提升和业态结构升级的进程。需要行业内的创新主体来主动引领,充分发挥供给品在创新生产环节中的行业数据、行业知识的价值增量潜力,与数字技术供给主体深入合作,在行业数字平台上开展云端协同知识生产,提升数据和知识驱动的产品/工艺创新的经济性,切实推进产业数字化。

高科技企业应该在强链补链、健全产业链的关键议题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产业数字化是实体经济各部门利用数字技术提升行业生产力的过程。各行业在从规模经济向范围经济演进过程中,传统产业链中的各生产力要素供给主体,需构想自身在价值链网(价值网络)的生态演化中的分工定位和协同依赖。车海平指出,高科技行业作为数字技术供给方,在探索为行业生产力升级的各类主体,如行业原材料构部件、行业生产装备、行业业务流软件等提供方,要提供易使用、易协同的数字生产力要素的供给赋能,让传统行业的产业链条在行业数字化进程中,高效开展补链、强链及延链、拓链的产业升级,高效构筑基于各类行业数字平台,尤其是供给侧数字平台的行业价值闭环。

在行业数字化进程中,链主企业及全链条各环节主体企业将充分利用以云、5G、AI及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有效推进各类供给品(包括材料、生产装备、行业软件、主供品等)解构与建构的螺旋上升,以行业价值创造流为主线,全链各方的产品及客户生命周期经营将多维度动态交织起来,多方主体协同升级进入价值网络中的数字生态。

产业数字化转型能否成为实现2022年节能减排目标的主要手段和推动力?

对此,车海平表示,产业数字化与双碳战略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尤其是在能源供给领域各行业及能源消费领域中减排预期贡献当量大的相关行业。这些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是其达成双碳战略目标的重要手段。

总体上看,相关行业按其双碳战略的落实路径,数字转型分别在行业/企业的管理降碳的维度、基于既有工艺流程和装备条件下通过行业数字平台提高节能减排共性技术和服务供给成效的维度、利用数字技术代际升级行业生产设备(含工控系统)和行业软件/生产业务流的智能化以实现基于新能源结构和新材料/工艺的新生产模式实现节能减排代际升级的维度,依循各自推进节奏分别来做出贡献。

城市数字化会不会在2022年迎来发展理念上的大变化?

车海平表示,城市数字化可以在数字时代更有效地落实“为人民服务”理念,而基于各类数字平台的众多数字服务生态体系演进是实现城市数字化的主要手段。

他进一步指出,不管是善政的政务领域,惠民的公众服务领域,还是兴业的生产者服务领域,城市数字化,牵引着城市服务供给体系的生产模式和运行模式的升级。其核心在于面向服务对象(市民与企业等),从传统服务供给的同质化刚性生产模式,升级到数字服务供给的个性化柔性生产模式。这需要对于城市服务供给体系进行持续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于城市服务的业态门类及各类服务生态之间的相互协同,作为一个复杂巨系统将在其演化过程中的逐步浮现。如政府等各类公共服务供给方,将从过往的以资源或者职能拥有者为中心,转向为以服务对象为中心。特别是针对服务产品的个性化设计及服务履行的智能化保障,需要在服务供给过程中,有效发挥利用服务过程中数据为原料的增量知识生产活动的潜力,让数据要素服务于人民。

2022年,哪些新技术将对数字化转型产生深远影响?

人类文明演进,是一个不断探索人与自然和社会互动具备更优经济性的过程。当前全球以工业4.0/社会5.0等理念、愿景牵引的数字转型,其实是人类文明演进的时代命题。物质、能量与信息是构成世界的三大要素,每一次文明的阶跃式进步,都有相应作用于三大要素的工具革命。

车海平认为,当前数字经济时代开展的数字转型,更侧重于知识生产体系的工具革命。人类在当前时代正用数字技术越来越有效且经济地构建数字世界,以期将意象世界和物理世界借由数字世界更好地协同起来,来求取人与自然和社会互动的更优经济性,这也是“绿色与数字”孪生双转型促进可持续发展目标达成的底层逻辑。

他提到,当前热炒的元宇宙概念,似乎主要凸显了意愿世界与数字世界的互动融合,在基本框架上,缺失了物理世界这一核心维度,所以在底层结构上是残缺不全的。知识经济和协同经济是数字经济的重要特征,尤其是面向生产者的数字服务生态,多方主体实时协同生产的场景不断涌现:AI等技术是知识生产活动的生产力升级的核心支撑;区块链技术,将为知识经济中,面向数字服务供给的多方主体协同生产活动展开,所需的可信环境构建,从生产关系升级维度提供支撑;数字孪生技术是行业语义与数字技术合力交汇的综合。可以说,促进知识生产和使用活动经济性提升的各类关键数字技术,其进展将极大地加速数字转型进程。

数字化转型是企业寻求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路径,而云计算、AI、大数据、5G等先进的数字技术将成为企业加速转型的重要支撑。作为全球领先的ICT基础设施与云服务提供商,截至目前,华为云已上线超过220个云服务、210个解决方案,发展逾2万个合作伙伴,汇聚230万开发者,云市场上架应用超4500个,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持续提供稳定可靠、安全可信、可持续创新的云服务。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