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任安谋科技,吴雄昂还要忙于管理多个公司不能退休

  2022年5月6日,在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谋科技”)新任联席CEO刘仁辰和陈恂宣布全面接手公司运营的“一纸公告”下,一场以“换帅”为主线且历时两年之久的企业内部“宫斗”大戏迎来了“终章”。原CEO吴雄昂不再继续担任安谋科技任何职务。

  两年“换帅”风波迎来故事结局,但其中因果不得其解。

  众所周知,对于企业而言,常规的“换帅”是顺理成章的,然而有争议的“换帅”所面临的风险却是巨大的,而且往往会引起各种揣测。截止目前,无数网友捋顺了“故事线”,见证了“故事结局”,但仍未离开坐席,等待着“电影”片尾曲之后的“彩蛋”,因为他们心中都有着疑问:“在安谋科技发展向好的阶段为何董事会要强硬换帅”;“为何中国资本方之一的‘厚朴基金’会‘倒戈’支持罢免吴雄昂”,“吴雄昂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佛语有曰:种善因,得善果,种恶因,得恶果。

  吴雄昂行为被指与公司利益冲突

  虽然一个巴掌拍不响,但总有一个先动手,而因或许便出现在吴雄昂的身上。

  作为中国最大的芯片设计IP开发和服务供应商,安谋科技为中国资本持股51%(其中厚朴基金持股36%,安创投资持股 15% ,双方为一致行动人)、Arm持股49%的合资公司,拥有Arm公司IP(知识产权)在中国大陆的独家授权。

  2020年6月10日上午,Arm公司发布声明称,已于6月4日召开安谋董事会,以7:1投票赞成罢免吴雄昂,因为他的行为与安谋科技有利益冲突,同时任命了两位临时联席CEO。

  追溯两年前事件的开端,需要注意的便有两点,其一,罢免吴雄昂的原因是因为其行为与安谋科技有利益冲突;其二,7票中的1票包含“厚朴基金”,那么说明吴的某些行为造成的不是中外双方的利益冲突,更多是吴个人与众多股东之间的冲突,这也许就是事件的关键所在。

  然而,两年前的这次“罢免”被吴雄昂以董事会存在程序瑕疵为由认定为无效,双方你来我往该争端一直持续近两年,在此期间吴雄昂依旧是安谋科技的实际控制人。

  就在大众以为这部“戏”就要“烂尾”之际,2022年4月29日上午,软银、Arm宣布,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已完成工商变更,吴雄昂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CEO和法人代表,任命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副院长刘仁辰和软银愿景基金管理合伙人陈恂担任新任联席 CEO。

  至此,这件事再次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视野中,对“换帅”背后的疑点也愈发渴望得到破解——吴雄昂到底做了什么损害安谋科技本身以及股东利益的行为,让董事会态度如此强硬?

  对此,近期吴雄昂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些都是‘泼脏水’、‘无稽之谈’,两年以来,这些造谣他‘损害利益’的人,什么证据都没拿出来,从当时到现在,没有任何董事会或审计委员会会议上,提出任何所谓员工举报的证据,也没有任何调查报告。”

  然而,真的如此吗?近期,《财经天下》周刊采访到了与此事近距离接触者,也挖出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为自己打造的投资帝国

  吴雄昂任职期间,到底在安谋科技这片欣欣向荣的土地上种下怎么样“因果”?

  截止目前,从各方公开声明中不难看出,“夺权”风波背后,是Arm及厚朴基金等相关股东对吴雄昂为个人利益做出种种行为的抵抗。

  2020年的首次罢免风波中,Arm和厚朴曾对外披露,吴雄昂2019年以个人身份成立投资基金 Alphatecture,旨在投资使用Arm技术的公司,该基金利用 Arm的行业地位募资,并投资了一些下游客户项目。事实上,对芯片公司而言,利用投资部门为那些无力支付价格昂贵的组件的创业公司提供财务帮助很常见,也是合法的。但问题有两个,其一,安谋董事会并不知情;其二,Arm和厚朴基金已拥有了这样一只基金,吴雄昂建立投资公司是在与他的雇主直接竞争。

  无论是否谋私、谋利,建立了一家与安谋科技自有业务相互竞争的投资公司,想必不是任何雇主可以接受的,由此开启了2020 年罢免吴雄昂这一事件的开端。

  令人惊讶的是,罢免风波之后依旧在位的吴雄昂还非常“勇”的继续投资了多家公司,其中是否利用了 Arm IP在某些芯片领域的不可或缺性不得而知。

  据工商信息显示,吴雄昂从 2019年7月开始陆续在香港注册了大量公司,其中很多公司与吴雄昂控制的“安创投资”、“蔻森信息”有着复杂的股权交叉或投资关系,吴雄昂及其投资团队担任 GP (普通合伙人)或 LP (有限合伙人),直接主导或间接参与投资了很多公司。此外,工商信息还显示,吴雄昂直接控制了多家境外公司,其中部分企业直接持有安谋科技股份,部分企业直接参与了一些可能与安谋科技构成利益冲突的投资。除了直接控制的公司以外,吴雄昂还通过Acorn Bloom Limited和蔻森信息两个平台间接投资、管理或控制了大量企业……

  在吴雄昂投资版图中,据多名知情人士透露,吴雄昂的许多投资都与安谋科技构成了直接的利益冲突关系,其中有不少公司正处于即将IPO的阶段,有的已经进行了正式 IPO、有的在IPO后已经逐步退出,例如正式IPO的上海恒玄科技(目前市值137.50亿元),未上市但企业估值较高的企业比亚迪半导体(估值超过100亿元)等等。显然,吴雄昂已经通过几年来在安谋科技任职的便利性,赚了个盆满钵满。

  可以看出,吴雄昂的“卸任”也非退休,因为仍有这么多公司等着他在打理。昔日与安谋科技的利益冲突没准就变成了直接的竞对关系了。

  以公谋私的强势投资 基层销售人员干两份活领一份工资

  如果说吴雄昂所打造的投资帝国彰显了其投资才华,那么其投资行为背后则是其强硬的投资手段。

  媒体报道,一家芯片公司的高管在接受采访时讲到:“2021年年初,吴雄昂曾提出投资他所在的公司,但是经过公司主要股东的评估,认为该投资存在风险,因此未同意。在拒绝吴雄昂的投资之后,王伟所在的公司向安谋科技申请IP再也没有获得任何回应,所有的邮件都石沉大海。”

  对于拒绝吴雄昂投资和授权IP被卡两件事之间的关系,该高管也说不清楚,但他觉得有一定关联,“至少我们理解是这样子,但是他们肯定不会说有关联,反正就是不回应。”

  而安谋科技一名员工讲到:“对于不接受其投资的企业,不给 IP 授权、不卖产品,就算走过了法务等各个部门的流程,到他这里就是不批。再就是要求估值打折,比如当时有一家高估值的企业在融资,吴总想要投,就要求对方打折,但是客户表示自己已经超募了,就不同意,最后闹得很不愉快。”

  值得一提的是,在进行对外投资的过程中,据安谋科技多名员工及客户透露,吴雄昂曾多次让基层销售人员协助其私人投资团队,要求多个客户接受自己的基金投资。还有消息称吴雄昂有一个庞大的律师团队,这个团队的费用由安谋科技支付,主要给吴的私人生意服务,包括与安谋科技董事会的争端,这个律师团队也参与其中,可以说是薅了安谋科技不少羊毛。

  针对上述信息,已有媒体已分别向吴雄昂和Arm进行求证,吴雄昂方面暂未回复。Arm在回应中表示,不对任何具体的指控进行评论。但安谋科技董事会注意到了有关吴雄昂先生的诸多问题,包括未披露利益冲突和违反员工手册规定。“由于这些问题,董事会作出了解雇他的决定。”

  目前看来,安谋科技的控制权之争已经落下了帷幕,吴雄昂暂未做出任何反击动作,而安谋科技则已作出承诺,表示在新领导层的带领下,公司将继续作为一家独立运营的公司,支持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在保持安谋科技业务模式不变(包括但不限于继续开展Arm IP业务和大力发展自有知识产权IP)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与客户的良性关系,深化与各合作伙伴的健康合作,持续加大投入丰富Arm中国合作伙伴生态系统。

  关于吴雄昂投资帝国背后的诸多疑云依旧尚未厘清,双方之间的博弈或许仍在冰层之下,但真相终究会浮于水面。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