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全面下架后 我们和网约车司机聊了聊

7月6日,滴滴快车司机兰师傅接到美团打车客服的电话,让他完善在美团打车平台上提交的司机注册资料。

“就挺突然的”,兰师傅向TechWeb说到,“我是两年前申请注册的美团打车,后来因为美团延迟开通北京站,就不了了之了,没想到又突然联系我。”

7月7日,更多北京用户收到美团打车发送的邀请短信,短信显示,“美团打车于7月8日北京正式上线,诚邀加盟。”


美团打车在北京卷土重来,与滴滴出行APP全面下架整改有关。滴滴旗下全系APP矩阵目前已不存在增量空间,这给网约车市场带来了一定的真空期,包括美团打车在内的众多网约车平台都在通过发放优惠券、加大司机奖励等手段加速市场扩张。

TechWeb了解到,不少滴滴司机已经开始申请注册美团打车,倒不是要马上转换平台,更多人是想做两手准备,尽管他们相信滴滴不会真的倒下,但万一呢?

美团高德们成为滴滴司机的Plan B

“人生要有Plan A,也要有突发状况发生时足以应对的Plan B。”这是滴滴被全面下架后,很多司机选择注册其他平台的一大原因。美团打车、高德、T3都是其中的热门选项。

这些平台发布了力度很大的司机招募政策,以美团打车为例,在北京凡注册美团打车的司机,可享受限时专享3日单单流水+20%,最高1000元阶梯大奖等。美团打车司机李师傅告诉TechWeb,“早晚高峰期,每个订单确实能拿到1.2倍流水。”

在乘客端,美团打车也放出了很多优惠券,新人惊喜红包低至4.5折,还有一个新人首单13元的红包。TechWeb用美团打车从京仪科技大厦到味多美(双安店),仅用了1分钱。


同样是“挖人”,聚合平台高德则打出了“免佣”牌,对于7-9月暑期打车高峰季,高德打车免佣联盟在全国范围内针对新司机推出了新手免佣卡,连续7天,每天前三单享受免佣。与此同时,司机在早晚高峰接单也免收佣金。

“现在就是先抢运力”,在出行行业从业多年的李山向TechWeb表示,很多城市的网约车市场已经饱和,哪个平台能够有更多的运力,就能吸引到更多的乘客。从滴滴手里抢司机成为各大网约车平台的共同目标。

T3出行为此开启全员战斗模式,甚至主动实行007。网上流出的一份T3内部文件显示,T3认为当下面临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决定紧急调整开城计划,本月内要连开15城,日均单量突破百万。


“我的朋友圈这几天被T3出行的广告轰炸,只要打开立马飘出来。”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类似的吐槽很多。此外,曹操出行、享道出行、阳光出行、万顺叫车等网约车平台亦纷纷在微博、抖音、朋友圈上打广告拉新。一时间,网约车江湖再度被激活。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网约车平台的激励政策真的能让司机放弃滴滴,长期加入吗?滴滴的江湖地位会被动摇吗?

未必。

滴滴开始加大司机端奖励

竞争对手们纷纷推出针对司机的奖励政策,滴滴也坐不住了。

“滴滴司机奖励又高了。”滴滴优享司机石师傅告诉TechWeb,“主要是跑够5单奖22元,再跑8单奖励38元之类的活动,在早晚高峰跑够要求的单数也会有奖励。”

据了解,这些活动在疫情前其实常有,只是现在重新回归了,跟其他平台相比,力度并不大。从佣金的角度看,高德打车免佣、美团打车抽佣18%,滴滴抽佣28%,也不占优势。可即便如此,司机们也不会轻易离开滴滴。

多位滴滴司机向TechWeb反映,这主要是因为滴滴规模大,派单量最多。美团打车刚上线这两天,司机一天跑够29单就能拿100多元奖励,但是根本没有那么多单子,要拿到奖励很难。

另一方面,滴滴虽然下架了,不能拉新,但是不影响既有用户的日常使用。司机们目前接单、收入等都未受到影响。石师傅说,“现在平均一个月能拿到一万五六,一个月休息4天,一天工作12、13个小时。”他对现在的收入很满意,再加上“已经习惯了滴滴,换平台要重新熟悉,所以不考虑动,除非滴滴用不了了”。

值得一提的是,被市场教育多年的车主们已经参透一个道理:天下乌鸦一般黑。“这些平台一开始都会大搞补贴抢用户,有点规模之后就会取消了,甚至要求更严苛。”一位跑滴滴5年多的快车司机如此表示。

无论车主还是乘客,一个明显的感知是,网约车初期的大规模补贴不会再有了。现在看似热闹的补贴大战,不过是其他网约车平台趁着滴滴下架的空档期,尽可能多的抢占市场。

网约车市场格局难动摇

T3出行在内部文件中称,“市场给我们的窗口期只有40天”,这大概相当于滴滴被审查的时间。根据《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发布时的解读:通常情况下,网络安全审查在30个工作日内完成,情况复杂的会延长15个工作日。进入特别审查程序的审查项目,可能还需要45个工作日或者更长。这轮补贴大战来势汹汹,滴滴能挺过去吗?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认为,“就目前来看,滴滴的领先优势较为明显,短时间内其市场格局较难被撼动。”

网约车市场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形成以滴滴为龙头,美团、高德、首汽、T3、哈啰出行、嘀嗒出行等追赶的“一超多强”格局。根据交通运输部数据,去年10月全国共收到网约车订单信息6.3亿单,其中滴滴出行的月订单量达到5.62亿单,花小猪月订单量320万单,二者合计订单量占全国总订单量的九成。滴滴招股书披露,截至2021年3月31日,滴滴年活跃用户数为4.93亿,平均月活用户数为1.56亿。

2018年,美团打车曾与滴滴正面交锋,在上海、南京等多地展开补贴大战。根据公开报道,对于包括北京等城市即将上线的打车业务,美团准备了10亿美元,而且上不封顶。王兴说,“打车,美团是一定要做成的。”程维则喊出“尔要战,便战。”曾经交好的两人,硬是变成了友商。

但是,那次大战并没有像王兴想象中那样打开局面,美团打车市场占有率不到2%,最终因合规、亏损等问题败下阵来,于2019年5月在各大应用商店下架。此次美团打车重新上线,可以看出王兴做出行的心不死。李山告诉TechWeb,“本地生活类型的服务,实际上是极利好美团的,他们有优势。”

比如,你在美团上面看到一个不错的餐厅或者景点,直接在当前页面就能选择打车,不需要单独打开出行APP,也不需要输入目的地,对乘客来说,非常方便。

滴滴地位难以撼动,但把握住窗口期也能拥有相对优势。毕竟有嘀嗒出行的案例在先,2018年滴滴顺风车因安全事故下架,嘀嗒出行抓住窗口期,一跃成为如今顺风车市场的老大。

如今的网约车市场,政策才是最大的变量。陈礼腾称,“滴滴出行如果能挺过这次国家监管部门的‘锤炼’重新上线,平台合规性将进一步完善与成熟,这对于其他平台来说压力反增不减,美团打车、T3出行在内的后者反而将面临更多监管的严峻考验。”

至于滴滴能不能挺过这次“锤炼”,我们拭目以待。但可以预料的是,整个网约车行业不会太轻松了,哈啰出行们的上市进程也将面临很大变数。

(文中李山为化名)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