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恺英:活过来,但走老路

撰稿:三三

恺英网络正想以5.7亿元收购浙江盛和剩余29%股权,达成100%控股。对关注他们的人来说,这很魔幻。

其一,恺英在2019年时还是一家亏损19亿、高管被捕,还背着近百亿元诉讼赔偿的公司,如今竟又能发起数亿元的大额交易了。

只三年,他们活了过来。

其二,活过来之后,他们要干什么呢?

要继续收购盛和,那个专做传奇游戏的,一定程度上为他们带来了上一次危机的公司。

在爬出了一个天大的坑之后,恺英网络的选择好像是:再跳一次?

活过来

恺英网络可算是近几年运营最棒的游戏公司,不过这种运营不为攀高,而在于扭转。

他们确实在短时间内取得了成果。

从2019年底至今,恺英网络股价一路从2.5元左右涨到18元左右,公司在2020Q2扭亏,Q3净利润同比增长超过350%,2021年Q1实现营收、净利润双增长。

在超过60%游戏公司亏损或利润下滑的2022年,恺英拿到了10.25亿元的净利润,同比增长超过77%。到如今,他们手里甚至还有至少6个中重度游戏的版号没用。

他们也着实解决了一些问题。

恺英为什么会在2018、2019年间成为一家被从业者广泛认作“濒死”的公司呢?主要有三点。

第一,货不对路。

在2018年时,恺英的主营业务包括游戏和移动网络应用(苹果助手等)两块儿,其中,游戏类以传奇IP游戏为主,页游收入占比超过20%。

手里有的是大买量、大洗量产品,但国内市场已经进入存量时代,传奇+数值MMORPG不再好卖,页游更是濒临淘汰。

第二,外部IP导致的版权纠纷缠身。

也是在2018年,恺英网络完成了对浙江九翎的收购,继续提高在传奇IP游戏上的投入。这把他们的版权纠纷、累赘资产问题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他们在2016年从“单方面宣布亚拓士授权无效”的娱美德手里买到了传奇IP的改编授权,并以此开发了多款手游、页游产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传奇IP游戏都在恺英的收入、成本里占绝对核心地位。

换句话说,他们把自家的命脉交到了一个可能是中国近20年来授权最混乱的,外部IP的手里。

这注定了后来的故事:因为IP授权不清不楚,恺英陆续被娱美德、亚拓士接连起诉,已经开发的产品无法上线、正在运营的产品无法正常迭代。收入断了。

第三,不良资产拖累。

2019年底,浙江九翎被判赔偿传奇IP株式会社76.62亿元,在此之前,传奇IP还在诉讼中向恺英要求过1.71亿元和25.06亿元的赔偿。

商誉受损,资产拖累,投资人信心就继续崩塌。

对这三个问题,于2019年初上任的新班子都给出了解决方案。整体思路是:做新一代产品、丰富IP资源、转让不良资产。

业务上,他们改为聚焦游戏、研发发行IP业务并行。也就是重新把游戏业务放到绝对核心位置,并做了更多符合市场趋势的细化、衍生。

可以看到的是,到2022年底,恺英的产品线里已经出现了包括竞技、模拟养成、RTS等多个品类的新品。为了提高投资人信心,他们甚至在财报里直接写出了每款产品是为挣钱还是为了战略布局。

版权上,一方面,他们积极披露、化敌为友。从2019年Q2开始,恺英每月都有一两次版权纠纷、诉讼进展公告,在2021年1月,恺英还和传奇市场的老对手盛趣游戏、贪玩游戏先后达成了战略合作。

另一方面,恺英的一些动向和从业者消息称,他们正在尝试“去传奇化”。通过投资研发团队和做代理发行,他们引入了包括仙剑、天龙八部、倚天屠龙记等多个国产正宗IP,同时自己也用出续作、拍电影等方式培育妖怪正传、蓝月系列的自有IP。

资产方面,他们在2020年推出了新的投资者沟通制度,同时多次进行股份回购、路演。同时,他们快速转让了浙江九翎的股份,不再将其纳入报表。

靠这一套务实的运营,新班子成功地把恺英网络从悬崖边拉到了安全位置。

然后,他们好像又怀念起了曾经的惊心动魄。

走老路

一位曾经参与过恺英某核心产品研发的从业者说,恺英想要继续发展,至少会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

首先,是遗留问题——造成2018、2019年困境的因素还在,并没有彻底清除。总结起来,是“对单一产品类型的依赖和IP纠纷”。

其中依赖可以分作两种,对MMORPG的依赖、对传奇IP的依赖。

如果仔细去那份“净利润10亿”的财报可以发现,恺英正在2022年营收比2021年多了近14亿元,但这不光是业务收入,也有5.3亿元的营业外收入,为判决赔偿款和预计负债转回。

在这一年里,支撑公司主要营收的业务依旧是移动游戏,准确来说《原始传奇》《热血合击》《蓝月传奇》这三款传奇系列的MMORPG。

因为该市场的红海更甚,买量成本、洗量收益都更低,恺英在2022年的手游营业成本提高了近23%,约是1.5亿元。市场推广费用同比增长了近123%,从3.6亿元直接飙的8亿元。

所以,从核心产品来看,在理论上洗量能力最强的腾讯网易和品牌影响力最大的米哈游都在搞新赛道、搞海外的时候,恺英做的还是老一套。换句话说,他们和那些“健康发展”的公司相比,恺英在新兴的赛道内并不具备竞争力。

且不说靠新品类产品做增量,但看这几年游戏商必做的出海:其在2022年的境外营收还减少了约55%。

同时,因为对传奇IP的依赖依旧存在,此前的诉讼、纠纷也还在继续。在2022年内,恺英网络的营业外支出还是有4.87亿元之多,为判决赔偿和诉讼支出。

如果某个官司又败了,这4.87亿会不会在某一年变成48.7亿呢?赔偿数十亿的同时,那几款支撑70%以上营收的传奇游戏还能继续运营吗?

都不好说。

其次,遗留问题之外,让现有员工感到不安的还有另一件事:在业绩、股价回暖之后,核心班子似乎正在玩一些运营路线上的“怀旧服”。

在“业绩爆发”的2022年,恺英网络对外的说法是要增强研发团队、获取更多IP。总之,是要加强对内容的把控权,避免此前传奇游戏的大坑。

但实际上,就多名在职员工称,公司目前的绝大部分资源还在继续向MMORPG、传奇类游戏“倾斜”。

比如,他们招了“很多老人”。仅在2022年间,恺英就多招了近200名新研发,但并不是新赛道、新IP服务,而以“成熟的老MMO、传奇游戏研发为主”。

在目前公司的1149名研发人员里,占比最高的是30岁以内的年轻人,有603个,但年内增长比例仅有8%。第二的是30-40岁之间的,有512人,增长38%。40岁以上有34人,增长最高,近80%。

也比如,他们目前运营的新IP多是“和传奇有关系,或者合作不深的”。如蓝月系列,生于传奇,也陷入过相关版权纠纷。其他的所谓多元IP,也并不是同IP培养计划下的深度合作研运,而是简单的代理或联运关系。

在2022年内,恺英的自营收入占比从12.58%降至5.44%,收入同比减少约32%,更多收入,全部的增长均来自于联运及其他模式。

另外据某近三年被恺英收购的外部研发公司称,团队在收购后一直保持着“放养”状态,一直未接到过恺英方面关于培养新IP、新品类的要求。

在公司放出继续收购盛和的消息后,一位在2021年从恺英离职的资深运营人员称,无论新老班子,恺英的高层其实从未真正想过所谓的“去传奇化、布局新市场”,他们沉溺于老一套大IP+洗量的吸金套路不可自拔。在完成对盛和的100%控股之后,恺英大几率会在提高研发实力的故事里继续做不同的传奇换皮,因为传奇和MMORPG强大的生命力和营收能力,他们还是会在未来几年内有着不错的业绩。

但,考虑到纠纷会和传奇IP共生,他们不太可能保持稳定的盈利状态。

同时,红海的量总有洗完的一天,那时境外、新品类的蓝海也逐渐变红。一家只会做一种游戏,只靠一款外部IP的公司又很难拿到增长空间。

不持续赚钱,又没空间,“这种公司难道我不该离职吗?”

极客网企业会员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