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二季报背后:荷尔蒙经济被抢?

刘旷 2020-09-09

原标题:陌陌二季报背后:荷尔蒙经济被抢?

提到国内的陌生人社交,陌陌和探探的大名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陌陌能够从腾讯一统的社交帝国中敲出一点豁口,与此说是其本领强大,不如说是其戳中了“人性”。

打开陌陌应用,一堆打扮精致的女孩立刻出现在你的面前,随之满屏的“荷尔蒙”迅速弥漫了整个界面。外界对于“荷尔蒙”社交贬斥不止,但陌陌的“荷尔蒙”生意却能够做到举国皆知,也算是独一份了。

客观上来说,“荷尔蒙”经济是个好生意,这也正是陌陌连续22个季度盈利的保障。不过,随着抖音、快手、B站等一众“更强荷尔蒙”直播平台的崛起,陌陌的“荷尔蒙”生意开始遭遇强敌,力图开拓的新业务也在面临更大的挑战,对于专注于社交的陌陌来说,其正面临社交迷途。

营收、利润双下滑

近日,陌陌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陌陌公司净营收达38.7亿元,去年同期为41.5亿元,同比下滑6.8%。根据华尔街分析师平均预计,陌陌2020年第二季度营收为38.37亿,陌陌财报中的38.7亿,还是超过华尔街预期。

但即使如此,净利润与月活用户的连续下滑,还是为陌陌蒙上了一层阴霾。

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计量,陌陌第二季度净利润为4.6亿元,同比下滑37.7%。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计量,归属于陌陌母公司的净利润为6.7亿元,去年同期为12.4亿元,同比下滑46.1%。利润下滑的背后,是社交用户增长见顶的困局。

根据财报数据来看,截至2020年6月陌陌主App月度活跃用户为1.115亿,与第一季度的1.080亿MAU(月活用户)相比,出现了一定上涨的趋势,但与去年同期的1.135亿MAU相比整体还是下滑的。综合2019Q1以来各个季度陌陌月活用户以及付费用户的数据来看,其增长明显已经见顶了,甚至出现了用户量下滑的情况。

付费用户也出现下滑。例如,第二季度探探付费用户为390万,上个季度则为420万,去年第二季度则为390万。结合2019Q1以来的数据来看,陌陌的总付费用户明显是在下滑的。

从业务看,2020年第二季度陌陌直播服务营收26.03亿元,同比下滑16%。陌陌表示,直播服务营收下降,主要是由于疫情对付费用户,尤其是头部用户的付费需求造成了负面影响。实际上,从业务构成来看,作为营收主力的直播业务,已经尽显疲态。

直播主力不稳

陌陌的总体营收虽然超出华尔街的预测,但较一季度给出的财报指引还有相当差距。具体来说,当时给出的财报指引是:“第二季度净营收在38亿至39亿元之间,同比降低6.1%~8.5%。”但实际同比下降16%,显然超出了预测范围。

总体营收表现不佳,作为陌陌营收主力的直播业务,表现尤其差。陌陌CEO唐岩在财报业绩回应中指出:“宏观经济——特别是私营企业主的经营状况,对于头部消费的负面影响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翻译过来就说,由于宏观经济的影响,导致一些直播业务的大金主土豪(私营企业主)的经营状况出现问题,导致其消费能力下滑,从而影响到了陌陌的直播营收增长,从这也可以看出疫情给陌陌直播带来的影响。

具体来看,映客、YY、天鸽互娱等多个平台也都出现了类似的问题。从这个层面上来看,其影响力还是有限的。但如果就长期的业务发展来看,陌陌无论是月活用户还是付费用户的直线下滑,都将陌陌进一步逼至更为难堪的境地。

陌陌过往6个季度的用户数据表明,其用户量已经基本上陷于“停滞”状态,这对于以社交起家的陌陌而言,并不是个好消息。对于陌陌而言,如果它在未来没有更好的表现,冲破目前的停滞状态,其收入增长的上限也就到目前的水平了。

目前来看,不管从那方面来讲,陌陌直播颓势已现。而在陌陌直播营收下降的背后,快手、抖音、B站的外部影响也不可忽视。

快手、抖音、B站争相抢食

对于快手、抖音、B站争夺陌陌用户这个说法,很多人都不认同,这其中也包括陌陌CEO唐岩。两年前唐岩曾对外回应这件事时表示:“虽然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发展很猛,但对陌陌的大盘数据几乎没有影响。”

他认为这其中的逻辑很简单,抖音做不了微信的事情(虽然它尽力了),同样的道理,他们也做不了陌陌做的事情。这话乍听起来没什么毛病,两年之前抖音、快手的直播确实很难影响到陌陌的大盘数据,毕竟当时在泛娱乐直播领域,陌陌正做的风生水起、如日中天,而抖音、快手还像个未成年的孩子,各自直播还处于蹒跚学步的状态。

但今时不同往日,今天抖音、快手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当年,跟陌陌更是不在一个数量级上。而当下陌陌的用户数量已经停止增长了,抖音、快手则依然在强劲增长。

据QuestMobile统计的数据显示,2020年3月抖音月活跃用户数达到5.18亿,同比增长14.7%,月人均使用时长为1709分钟,同比增长72.5%;快手月活跃用户数达到4.43亿,同比增长35.4%,月人均使用时长为1205分钟,同比增长64.7%。

就连一直在“二次元圈层之内”发展的B站,在破圈之后用户关注度也远超陌陌。据QuestMobile统计的数据显示,截止今年3月,B站的月活用户已经超过了1.21亿,月活用户使用时长达到了978分钟,这些新兴短视频平台的能量由此可见一斑。

虽然放在今天来看,或许唐岩所言的陌陌与快手、抖音、B站的逻辑不同仍然有理。但很难令人忽视的是,抖音、快手、B站的迅猛发展,客观上还是蚕食了陌陌的新生用户,这也从侧面揭示了陌陌的社交困局。

荷尔蒙社交的迷途

陌陌以陌生人社交起家,在顺风顺水发展的同时,却始终逃不开“约炮神器”等负面标签。尽管唐岩一再澄清,但此前陌陌旗下探探APP再次因为“涉黄”遭到下架,让陌陌发展再次蒙上了阴影。

虽然对陌陌来说,做陌生人社交的目的,更多是看好社交赛道,至于“荷尔蒙”经济则更多是副产品。但不管有意还是无心,陌陌平台通过这种特殊的“标签”,在国内的社交江湖中占有了一席之地。

时至今日,短视频跨界夺食,已经成了一种行业常态。这种情况下,不管是出于稳固流量池、争夺用户时长,还是单纯基于增长的目的,短视频平台都会在熟人社交、陌生人社交上布局。但对于陌陌来讲,在这场战争中,陌陌的地位始终都很被动,无论是陌生人社交还是核心的直播业务,目前都处于劣势地位。

虽然陌陌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做了不少努力,但却收效甚微。去年大火的换脸软件“ZAO”因涉隐私问题被关停,新上架的美妆APP芒西、陌生人社交APP陌多多下载量仅有几千,暂时也未显示出爆款的潜质。

对于专注于陌生人社交起家的陌陌来说,过去拼“荷尔蒙引力”陌陌自是无人能敌,但现在它却远非短视频平台的对手,说到底当下后者无论是在“荷尔蒙”的数量,还是在对用户心理的了解方面,都远强于前者。而对于当下的陌陌更像陷入迷途困境中的人,明明在往前走,却免不了回头张望。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刘旷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