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服务:快手慢赶,字节紧追

刘旷 2022-06-03

原标题:云服务:快手慢赶,字节紧追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随着消费互联网的红利日渐消退,各互联网企业便开始将发展方向从C端向B端转移,其中C端用户增速逐渐放缓的抖音和快手,也成为了转向B端市场众多企业中的一员。

而对于深入TO B服务腹地的企业而言,云服务无疑是互联网行业最为重要的赛道之一。从自建自用满足内部需求,到对外输出云服务提供商用,已经成为“BAT”等互联网云厂商的标准发展路径。作为后来者——快手和字节跳动也紧紧跟随大厂的步伐,将其竞争主场从短视频资讯领域转向了云服务领域。

云服务是门好生意

据Canalys预计,到2026年,中国大陆的云基础设施市场规模将达到850亿美元,五年复合年增长率为25%,这就意味着国内云服务市场规模正在进一步扩大。而从细分的市场规模、行业丰富程度、核心技术等多个维度来看,中国的云服务市场与美国仍然有着不小的差距,显然国内云服务市场的渗透率依然很低,而快手和字节跳动选择此时入局,其目的不言而喻。

首先,自建云服务可以减少企业自身对云服务厂商的依赖,防止受制于人。自建云服务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要对外提供,至少有了云服务的快手和字节跳动可以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而且“自立门户”除了让其掌握更多的主动权外,还能使二者从原来的轻资产公司向重资产公司转变,构建出属于自己的护城河。

其次,自建云服务可以在满足企业自身业务需求的同时,保证其数据、信息的安全。无论是如今的快手还是抖音都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短视频平台了,随着业务体量的增大,二者所面临的云服务的需求正在变得愈加丰富且个性化,正所谓“租不如买,买不如建”,自建云服务必然能更加有效地支撑企业发展。而且随着商家的交易数据、消费者的个人信息等敏感信息越来越多,数据本身也存在安全隐患,为了让这些信息有更高等级的保护,快手和字节跳动自建云服务已经是势在必行。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云服务具有极高的市场价值,可以帮助企业降本增效。据悉,自2020年12月31日至2021年6月30日这六个月期间,快手向腾讯支付的云服务及技术服务费用分别高达15.59亿元和11.11亿元。而随着业务急速发展,其对云服务的需求也与日俱增,所支付的费用自然也会越来越高,而拥有自己的云服务体系,则能在一定程度上节约成本。

更何况,自建云服务也有助于企业寻找新的增长点。目前,阿里云、腾讯云、百度云等都已通过云服务找到了第二增长点。据悉,当前阿里的云业务在2021年营收已超723亿元,而百度的云服务业务在2021年的营收为151亿元,显然,云服务正在成为各企业内部的增长引擎。

在行业红利的吸引下,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在云服务市场抢先占位,字节跳动、快手等互联网新生代自然也不甘落后,开始“闯入”云服务领域,自建云数据中心,推出云服务的相关产品。不过,由于字节跳动和快手的业务结构不同,其对待云服务的态度自然也有所差别。

快手“慢赶”

近日,快手推出了首个云计算服务“StreamLake”,而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是一个PaaS“平台即服务”的云服务。与那些已经在To B领域将云服务架构搭建齐全的玩家相比,快手在云服务上的进展十分缓慢。而快手之所以如此慢,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一来,对于用户和盈利均陷入增长停滞状态的快手而言,云服务的起点太高,想拿到入场券比较困难。众所周知,云服务需要巨大的投入和过硬的技术,但随着互联网红利的消失,快手的增长已经趋近天花板,很难再提供庞大的资金支持。而且相比于阿里巴巴和腾讯,快手To B的基因更弱,所以自建云服务更多是为自身的生态体系服务,短期内大规模为市场提供服务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也就很难取得收益。

二来,大厂有规模效应带来的成本和资源优势,这也是业务单一的快手难以与之相提并论的。这些在C端“功成名就”的互联网巨头,在B端同样有着天然的优势,比如阿里巴巴、腾讯自身就有丰富的云计算应用场景,其在服务器等硬件成本的投入上,以及与客户的议价能力上有着规模效应所带来的成本优势和资源优势,这是快手等中小云厂商很难做到的。

而如今,快手已经迈出了成为云服务玩家的第一步,虽然有点迟,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毕竟,如今云服务市场的渗透率依旧很低,所以快手即便初入云服务领域,短期内其仍然可以利用自身的技术优势深耕“音视频+AI”,打造自己的云生态,并逐步向IaaS、SaaS等层级发展,实现全面的云服务布局。

更何况,云服务市场庞大,还没有一家企业可以独揽。各玩家虽然“各显神通”,但由于云服务产品存在差异性,所以客户为了满足不同的服务需求,也会同时选择多家云服务厂商。而在强调多赢、合作、兼容的云服务市场上,快手体量虽小,也不是没有被选择的机会。

字节“紧追”

相比于快手,字节跳动在云服务的布局上快了不只一点。快手才推出了首个云服务业务“StreamLake”,字节跳动就已经推出了一款名为“火山引擎”的企业云服务平台,并构成了从IaaS到PaaS再到SaaS的完整产品体系。而字节跳动在云服务上之所以发展如此快速,与其自身的优势不无关系。

一是有客户基础。字节跳动所涉及的业务面甚广,以前有过合作的公司都可以看做其云服务业务的潜在客户。据悉,火山引擎目前已经服务了一些来自互联网、消费电子、金融、汽车、文旅等行业的客户,其中海尔、美的、中信银行、蓝河乳业、中手游等公司中有很大一部分此前都和字节跳动有过合作;更何况字节跳动本身的业务也需要云服务技术,所以其云服务业务还有自身的巨量需求作为支撑。

二是有技术能力。字节跳动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方面的技术能力十分突出,这是其做云服务的一大优势。曾号称“App工厂”的字节跳动,有着敏捷的开发能力,所以其在技术上的实力毋庸置疑,并且由于其核心业务抖音、今日头条等从开始起步就使用云服务,因此字节跳动也在云服务上有了很多的技术积累。因此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字节跳动对外提供云服务是技术外溢,而不需要重头开发产品。

三是有成功案例。字节跳动的抖音、头条、懂车帝等都是其火山引擎的大客户,这一成功的案例对其他客户而言极具说服力,而字节跳动应该也是所有做云的厂商中,唯一一个自身用过很多云的厂商。据悉,字节跳动国内95%的业务都在自建云服务上,其中就包括抖音、头条、懂车帝等,字节跳动利用自己产品的案例,就能够吸引到很多客户的青睐。

三座大山难逾越

如今,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主流云厂商,都已经具备了包括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在内的全栈能力,因此其在国内云服务领域的地位短期内无人能撼动。而对于刚刚入场的字节跳动和快手而言,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也就成了其难以逾越的三座大山。

一方面,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已经凭借先发优势占据行业前列,快手和字节跳动想要在云服务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并不容易。据Canalys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大陆云服务商中,阿里云遥遥领先,市场份额为37%;华为云和腾讯云紧随其后,市场份额分别为18%、16%。三大云服务商布局多年才进入头部阵营,因此刚入场的快手和字节跳动想要抢食“云服务蛋糕”必然要花费不少的力气。

另一方面,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各有特色,快手和字节跳动即便是“错位竞争”,想要从中重围也是十分困难。电商起家的阿里云,客户主要集中在零售领域;腾讯云占比最大的客户群体来自文娱、金融等;而自带To B基因的华为,则长期为政企提供服务。显然快手和字节跳动瞄准的几个重点领域早已成了“三大云”的大本营,快手和字节跳动想要撬动这一部分客户并不容易。

更何况,自身在资源、经验等方面的发展困境,也是字节跳动和快手进军云服务市场的阻碍。字节跳动和快手虽然也是行业的头部玩家,但与国内互联网和科技巨头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相比,其在基础资源、服务经验、政商关系上的积累仍然有所欠缺,没有一定的积累,快手和字节跳动短时间内仍很难在云服务市场做出成绩。

除此之外,快手和字节跳动布局云服务市场,还要面临其他对手的竞争压力。快手和字节跳动作为云服务市场的后来者,自然少不了强敌的围攻,因此这二者除了要面对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头部玩家外,还要应对百度云、金山云、京东云,以及美团和滴滴等云服务厂商的狙击,所以无论是快手还是字节跳动,想要打赢这场仗难度可想而知。

总而言之,即便是互联网企业对做云有着天然的优势,也不代表都能够成功,黯然退场的也不在少数。虽然国内云服务赛道的“马太效应”正在越发明显,但格局并非牢不可破,显然对于字节跳动和快手等想要翻过云服务“三座大山”的后来者而言,苦练“内功”才是硬道理。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快手
  • 刘旷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