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局取走最后一张汇款单,跟一个时代告别

刘兴亮 2020-06-04

原标题:邮局取走最后一张汇款单,跟一个时代告别

文/刘兴亮

01

今天,在邮局取走了一张汇款单。是一家报纸寄来的稿费,150元。

看着这张薄薄的,印着文字的通汇凭证,很熟悉。钱不多,属于煮字疗饥的生活一面。但,这张汇款单与以往的很多汇款单有些不同,它是最后一张汇款单。

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我手执汇款单在邮局门口照了一张相片,以资纪念。

虽然是历史时刻,但毕竟这种事情是一种经营结构的问题,流通性质的改变而已,不会引起我们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因此照相前内心并没有太大的起伏和波澜。但是当「咔嚓」一声响起的时候,却莫名地升起些许伤感。

对于流逝,对于即将进入历史的事物,人总会有些恋恋不舍,这是因为环境中的任何细节的变化,都是对生活整体的变构。而人,对差异和变化总是略显迟疑的。

02

或有读者心生疑窦:为什么说是在邮局取走了最后一张汇款单呢?这不可能吧,我们没看到相关新闻和通知呀。

是的,虽然邮局汇款业务还存在,但我确实是最后一次去邮局去汇款了。这是因为,即使以后再有汇款单,也不需要跑邮局去取了。

邮局工作人员告诉我,如今只需要我办一张邮政储蓄银行的卡,就可以把汇款直接打到卡上。要给我汇款的单位可以有两种选择:一是继续按地址汇款,我收到汇款单后,手动输入识别码,汇款就到了我的卡上;二是短信汇款,连汇款单都不需要了——这更加快捷。

以前的报刊通知作者,通常只要作者姓名和地址,别的不要。看来以后,这些单位也要随之改变了。

过去收到汇款,人很激动,拿着那张薄薄的画着绿色线条的纸,赶紧找出身份证,去邮局,一路满面春风地。现在,以后,不用了。这大概是电子时代到来后,古老的邮政方式较大的改变之一。

03

在这个电子通讯如此发达,电子消费无处不在的时代,还能收到汇款单,我很感慨。原因亮三点:

  • 左一点:这样的单位很朴素,自觉地维护传统习惯,拼命挽留传统文化,是令人敬佩的行为!

我们的国家在过去几十年发生了彻底的变化,颠覆了许多传统事物和观念。在这个日益崭新的世界面前,旧的东西越来越少。甚至于,有些传统的东西,眼看着就要绝迹了。汇款单算传统文化吗,其实生活方式就是传统延续的一部分,一旦过去,既成传统。所以很多人于心不忍,拼命挽留,能保留一天是一天。

  • 右一点:不愿意给领导、同事、收款人添麻烦,处处为他人着想!

我想他们也想过改变,也想过把邮政汇款的方式改为银行卡转账的方式,但有些机构深知,一旦做出改变,就要给所有人添麻烦。

首先要给领导添麻烦:得找领导签字同意吧。

其次要给同事添麻烦:财务同事这么多年习惯了邮局汇款方式,改起来费时费力费心;当然,真要改的话,这些问题总能解决,世道就是这样。

最后要给收款人添麻烦:要改的话,还得收款人重新提供银行卡号等等,他们可能觉得这样会打扰收款人。

  • 下一点:汇款单这玩意,发一张少一张了,他们深知,这发出去的,不再是一张张的汇款单,而是一张张的纪念品,一个个的文物。

你不信这是文物?跟你打个赌,这汇款单到你孙子的孙子的手上时,每张能换一辆小汽车。如果换不到,你回头来打我。我不是说那时候汽车不值钱了,而是说这张纸成为稀见之物了,很贵。

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我忽然想,是不是该把最后这张汇款单留下来,或许经过多年以后,这张纸身价倍涨呢。后来我确实跟邮局申请留下来了。准备作为传家宝传下去。我就是这么长袖善舞高瞻远瞩。

04

记得刚来北京参加工作那会(也可以说刚来北漂的那阵),因为一个穷字,只好拼命写稿。经过千锤百炼之后,打通了不少码头,于是,汇款单像雪片一般飞来。

那时候,汇款单都是由老婆去取的,因为她单位门口就有个邮局,就近方便,顺手就拿回来了。

那时候的汇款,以两三百的金额居多,最少是一张是2.5元汇款单,是一首诗的稿费。也有发小财的时候,偶尔收到一张七八百的稿费,老婆能高兴好几天。用才华来养活自己,家人总还是有些自豪的。

由于老去取汇款,有一次邮局的工作人员就问她,这个刘兴亮是你什么人啊,搞得我直打听问的人是男是女。后来被她部分同事也知道了。纷纷对她表示羡慕,原来这么就近的地方还有个「作家」呢。

正是那一张张的汇款单,帮助我们渡过了初到北京那几年的艰难时光。回想起来,也很甜蜜。生活嘛,如果顺风顺水,也就平淡无奇了。

05

这一次去邮局取汇款时,我特意问了下工作人员,现在来取汇款的人多不多。回答是很少了,一个月也没几个。

一个时代,告别了!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汇款单
  • 刘兴亮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性情如家乡的黄土般纯朴,性格若家乡的枣树般坚韧,经历像家乡的黄河般沧桑。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