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兴亮|疫情期间的补手机卡经历

刘兴亮 2022-05-23

原标题:刘兴亮|疫情期间的补手机卡经历

01

加西亚·马尔克斯在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中描述了一个惊世骇俗的爱情故事,老流氓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在耄耋之年对苦恋一生、成为寡妇的老太婆费尔米娜·达萨表白,并且携她登上一艘游轮,在亚马逊河流上划来划去——他告诉船长不要靠岸,两人没日没夜地进行爱情竞技运动。

最近这些天来,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不禁回顾自己的半生,人到底应该如何活着,才能在七老八十的时候保有这样一份激情?

诗人拜伦说,人是激情的产物。如果拜伦生活在计划生育时代,他的观点就会动摇。动摇是移动的前提,当一个人只被允许生活在有限的生活空间中时,虽然不能移动,但可以打移动电话。

马尔克斯有「霍乱时期的爱情」,我有「疫情期间的电话」。与世界失去了行动上的关系后,我靠移动网络来维持一部分社会联系。可能是电话打多了,磨损有些严重,移动手机卡莫名其妙地坏了。

作为一名曾经的软件工程师,我对硬件的攻坚缺乏实践经验。无论如何摆弄,卡都不能正常进入工作状态。

02

如今,手机已经不仅仅是通讯工具了。正如马斯克对微信的激烈夸赞,手机中的各种应用几乎囊括了个人生活的全部内容。通讯、购物、打车、出行、住宿、信息接收和上传、身份认证、行动轨迹、健康信息……这不禁让人想起哲学家关于工业社会中人的异化的观点。我们以为自己在控制手机,其实是手机控制着我们。眼下,这成了活生生的现实!

没有卡,就没有信号,没有信号就上不了网,上不了网就不能使用健康宝,可谓举步维艰。这真把我吓坏了!

考虑到形势严峻,后果不堪设想,我给10086去电咨询——多亏我不止一个手机号。

客服人员耐心地对我说,卡坏了,要补办,必须去营业厅现场进行。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皱着眉问,现在疫情严重,在动态清零的总方针下,四处走动带有很大的社会面风险。国家一直在号召我们少走动、少活动,中国移动为什么不响应国家政策呢?

如今什么事情都可以线上办理,怎么补一个手机卡(现在办新卡都可以在线办理了)就必须去现场呢?

然而并没有卵用。

03

我不想给自己和社会添乱。虽然心理上做好了准备,但接下来的事情仍然让我目瞪口呆。

首先,我自行前往最近的移动营业厅,试图补办手机卡。

待到达现场后,门还没进去就被保安拦下来,理由是我的核酸过期了,按规定不许进。是我自己疏忽了,没有意识到核酸保质期和有效期的效用范围。于是赶快去最近的核酸检测点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那熟悉的动作。

待核酸检测完成后,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还得等待核酸结果的上线。卡没有补成,只好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

躺在床上,望着残废的手机,想到明天还要再去一趟,感觉这种线下排队办事的低效已经与社会信息模式的革新换代脱节了。眼下已经到了2022年了啊,唉!

再说了,要是在封控区发生了手机卡坏掉的事,岂不是成了无法解决的死结?

为什么凡事都要让人去线下排队呢?有时候办一件事,要到不同单位排不同的队,而且这时候需要面对的往往是坐在玻璃柜台后一张冷漠的脸,对方极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问题把你打发走,让你重来一遍。

04

我盼着第二天能一举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然而我太乐观了。

当我急匆匆赶往昨天来过的这个移动营业厅,拿着有效的核酸证明进入,把自己的诉求说出来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业务员告知我,营业厅没有网,上午停电,两个小时前才来电,网还没通。不能办业务!WHAT?首都还有停电的事情发生?中国移动的营业办公地点没有网络?一瞬间,我陷入了对人生和世界的深深怀疑。

我问:你们不能用中国移动的5G来上网办理吗?对方说不行,必须用内网办理,5G上不了内网。然后,我被轰走了。

在抓紧时间赶赴下一个营业厅的路上,不禁感慨:补办一个手机卡,竟然遭遇如此坎坷的人生。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老流氓弗洛伦蒂诺·阿里萨与费尔米娜·达萨坐着船在河流的上下游来回游荡,反反复复,是有爱情的力量在支撑。

那么我从一个营业厅到另一个营业厅奔走,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

05

现在银行大额转账,都可以人脸识别在线办理的,中国移动就这么不相信AI吗?

为什么有的服务机构,总是不愿意从用户的角度出发,设身处地地为他们着想,急人之所急。原因除了垄断的特权外,或许也有与社会融为一体的、积重难返的企业文化在作祟,如果没有竞争的压力和创新的挑战,很容以落入保守、僵化,不注意变革的状态中去。

从另一个角度说,这也属于懒政的一种。

朋友得知我的遭遇,说:你够幸运了,幸好北京健康宝登录没有过期。如果你的卡坏了,结果你到了门口发现登录过期了,登录过期了又要收手机验证码,那你真的是被卡到死循环了。

还真是!我真幸运!

06

其实中国移动可以参考互联网公司的一些验证方法,比如说人脸识别、好友辅助验证等等,有种种方法可以避免线上办理业务被他人冒充。随便举个例子,可以借鉴微信和QQ的好友辅助验证功能,或者提交最近一周打过的电话号码。这些应该只有机主才能知道。

当然了,这些方法不一定合适,仅仅我个人的建议。毕竟用移动的5G网络能不能办移动的业务,这些解释权都归中国移动最终所有。

但是,办法总是有可能想出来的,首先看你想过没。哪怕你用八九十来种验证方式呢,总比去营业厅效率高啊。再说了,疫情期间,很多人可能根本就去了营业厅啊。别说营业厅了,有人连医院都去不了呢。

过去交通违法也是得去交通执法大队去排队办理,去过的人都知道那地方排队办事有多麻烦,经过几年的技术改进,现在交通违法几乎全部可以在网上处理,于公于私都非常方便。也没听说哪位司机搞错了。毕竟,技术是日趋成熟而完善的,不可能老是倒退。

国家也积极倡导,要技术革新,信息化办公,远程处理——尤其是疫情期间,更应该在这特殊的时段推出便民措施。可是要真的走到这一步,还有很长的路等着我们。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坐在营业厅外的树底下望天空。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营业厅
  • 刘兴亮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性情如家乡的黄土般纯朴,性格若家乡的枣树般坚韧,经历像家乡的黄河般沧桑。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