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风波再起,贾跃亭在美或深陷小股东阴谋

刘兴亮 2022-05-27

原标题:FF风波再起,贾跃亭在美或深陷小股东阴谋

美国当地时间5月24日,随着第一季度财报的正式提交,Faraday Future(“FF”或“FFIE”)的退市危机似乎已经暂时告一段落,表面看来,这家纳斯达克的上市新兵,终于可以把全部精力转向在二次融资和FF 91交付的正轨。但平静的海面下,向来一直是波涛汹涌,通过对财报的分析以及多方了解的信息就不难发现,FF以及这家公司的创始人贾跃亭,正在深陷前所未有的困难境地。

到底什么原因导致了FF长达半年多的内部调查?谁应该为FF以及FFIE的股东损失负责?这家公司到底还需不需要贾跃亭?通过多方的信息收集和采访了解,这一出小股东联合独立董事控制FF董事会,打压贾跃亭为代表的华人高管,甚至把公司逼到濒临破产的风波细节和真相一一浮出水面。

图片来源于网络

“内部调查”背后:做空报告是很好的借口?

时间拨回到2021年10月,当时的FF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刚刚不到三个月,产品研发已经完成,交付前的供应链支持和最终的测试验证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推进,股价维持在10元上下,第三季度财报和S1A的PIPE投资人股票注册文件即将提交,汉福德工厂的建设也随着七大生产制造里程碑的宣布而打消了外界的质疑。彼时无论从内部员工的斗志,外部股民的支持以及PIPE投资人的期待都处在良性的轨道。“一次做空报告和董事会的错误决策改变了这一切,”一位知情人士不无遗憾地表示。

根据公开报道,当时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发布了针对FFIE的做空报告,宣称这是新的“电动车骗局”,根本造不出车,一时间引起坊间热议,FFIE投资人通过各种渠道反馈希望FFIE做出公开解释和回应。FF创始人贾跃亭通过个人微博直接回应称该报告纯属“无稽之谈”,随即很快删除。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次“秒发”和“秒删”正是董事会向贾跃亭施压的结果。

但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FFIE董事会因为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做空报告迅速成立特别委员会,并聘请外部律所开展所谓的“内部调查”,把财报推迟的风险,FF 91交付的风险和股东利益受损的风险全部抛之脑后,这也成了FFIE半年多来财报推迟和退市危机的源头。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位熟悉美股市场的分析师对笔者表示,做空在美股市场是非常常见的,很多公司靠编造上市公司的做空报告并从中赢利为生,但绝大多数上市公司对做空报告的态度都是置之不理,少部分直接做出回应,但启动内部调查极为罕见,比如特斯拉可能是电动车行业被做空最多的公司之一,但从未开展任何内部调查。

从结果来看,FFIE的股价一路过山车式下跌,跌幅高达70%以上,股民怨声载道,PIPE投资人股票至今无法注册,连几乎全员持股的FF员工也叫苦不迭,财报的推迟也关闭了FFIE的二次融资窗口。

更为重要的是,声势浩大的内部调查在几乎全盘否定做空报告指控的同时,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但却通过这次的内部调查成功排挤了创始人贾跃亭及其身边的华人高管团队,FFIE SPAC上市合作方的PSAC CEO Jordan Vogel及其哥哥Scott Vogel,还有退休多年的独立董事Sue Swenson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兄弟俩几乎完全控制了董事会,作为特别委员会主席,浪费大量公司资源领导内部调查,结果给股东造成巨大损失的Sue Swenson却因此成为执行董事长,同时获得了巨大的经济收益。前任董事长Brian K. Krolicki作为发起内部调查风波第一责任人,却仅仅只是辞任董事长一致,独立董事的身份依然保留。

把公司控制权看的无比重要的贾跃亭,从FF上市那一刻起就不得不接受董事会控制上市公司的现实,而内部调查之后,被少量独董控制的董事会更是把贾跃亭排挤到最高管理层之外。

独董的算盘:乔布斯事件险些上演

“尽管无法判断这次FFIE内部调查以及财报推迟背后的真实原因,但无非是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FFIE聘请的独立董事专业性太差,并没有对内部调查影响财报的风险做出准确的评估继而做出错误决策;另外一种可能就是FFIE董事会个别独董巧妙地利用做空报告,合法合规的排挤贾跃亭及其身边的团队。当年乔布斯被董事会赶出公司的戏码或许正在上演。”前述美股分析表示。

从内部调查的整改报告和处理结果来看,贾跃亭虽然保留了首席产品及用户生态官的职位,但职权范围被极大削弱,被免去的“执行官”的职位,尽管只是美股上市公司的象征性职位,但也释放了非常明确的信号,也就是贾跃亭已经被排挤出最高管理层之外。包括贾跃亭外甥王佳伟在内的多位华人高管都被迫离开公司,本应该为内部调查导致股东巨大损失负责的前任董事长依然保留独立董事席位,CEO毕福康也仅仅是降薪处理,应该共同为此前所谓披露不全面或者潜在误导信息负责的PASC CEO Jordan Vogel不仅没有收到任何处罚,反而联合自己的哥哥和个别独立董事成为了董事会的实控人;FFIE总法律顾问Jarret Johnson成为了替罪羔羊,但为其工作的外部律所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处罚,继续为公司和董事会服务。

“尽管我们无从了解太多细节,但从结果来看,仅仅占据个位数股份的独立董事通过‘合法合规’的手段控制了FFIE董事会,排挤甚至抹黑了创始人贾跃亭,这值得所有跨国创业的企业家警醒。”前述知情人士表示,更为重要的是,浪费大量资源和时间并造成严重后果和股东损失的内部调查并没有阻挡住SEC的介入,FFIE日前正式公布了SEC要对FFIE内部调查事项展开进一步调查,这也让FFIE发动内部调查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存疑。

“背锅侠”贾跃亭:华人跨国创业的苦涩

“财务造假”,“骗子”,“为股东的损失负责”,内部调查导致的股价大跌和退市危机让贾跃亭在过去的半年中一直成为外界口诛笔伐的对象,成为了该事件最大的“背锅侠”,但奇怪的是贾跃亭并未为此做出任何解释。

前述美股分析师表示,美国上市公司有严格的发言人制度,任何对外发言都要经过IR,法务,甚至董事会的审批,尽管并不能确认贾跃亭是否是FF对外发言人之一,但即便他是发言人,但对外界质疑的解释大概率不会获得董事会审批。

图片来源于网络

Q1财报提交之后,FF创始人贾跃亭依然保持静默,并没有对公司表面上回归正规做出任何的评论,这似乎也说明了贾跃亭视之为生命的FF的境况并不尽如人意。

FFIE发布的财报新闻稿显示,截止2022年3月31日,FFIE的现金余额为2.76亿美金,负债高达2.71亿美金,这也意味着如果不能二次融资成功,FFIE甚至不得不面临破产重组的境地。

前述美股分析师表示,FFIE董事会之所以没有彻底把贾跃亭排除在外,最根本原因还是贾跃亭在战略布局,产品定义和开发,以及用户生态打造方面的能力是全球顶级的,如果没了贾跃亭,FFIE会迅速沦落为一家平庸的公司。

该分析师补充说,FFIE想真正步入正规的唯一路径就是贾跃亭能够真正夺回公司控制权,创始人被董事会排挤的案例并不罕见,但贾跃亭作为华人企业家,在美国打造一家电动车行业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原本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尽管正在经历挫折,但对于其他想在美国发展事业的企业家来说无疑是有益的参考。

“我离开FF的原因就是对公司发展前景的担忧,毫无汽车行业背景的独立董事控制了FFIE董事会,花费大量时间和预算的内部调查以及财报延迟导致股价一路下跌,我个人的股票期权已经成了一张废纸,如果不能二次融资成功,公司也面临资金枯竭的境地,FF 91的交付也势必受到影响,这不是我期待中的FF应该有的样子。”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FF离职员工表示,“如果YT能重新夺回公司控制权,我还愿意考虑重回FF效力。”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董事会
  • 刘兴亮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性情如家乡的黄土般纯朴,性格若家乡的枣树般坚韧,经历像家乡的黄河般沧桑。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