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kid:硬件已成熟!但AR眼镜爆发还需解决这三个问题

如果笨重的VR头盔只有普通眼镜大小,显示屏幕也与眼镜镜片相似,用户不用再忍受“幽闭”之苦,这样的产品是不是会卖得更好?其实,AR眼镜就是这样的产品。

AR眼镜是能够将现实空间与虚拟空间融合在一起的智能消费电子产品,经过整个产业链上十年的推进,AR眼镜如今终于可以从想象走入C端市场,甚至拿出了比VR设备更好的用户反馈数据。

“我们C端用户平均每天每人的活跃时长在50分钟左右,这个数据远超VR一体机。”Rokid国内市场负责人赵江告诉亿邦动力,现在市场上基本没有面向C端市场量产的AR眼镜(同时具有交互和融合现实功能),Rokid几乎是第一个走进行业“无人区”的。

Rokid是一家专注于人机交互技术的产品平台公司,已累计获得淡马锡、IDG资本、瑞士信贷、海通证券、元璟资本等机构投资,今年3月刚刚拿到7亿元C轮融资。2021年12月底,面向C端消费者的Rokid Air AR智能眼镜正式发售,让行业里出现了成熟的消费级AR眼镜产品。

为什么只有Rokid做C端?

“今年销量目标保底20万台,上看50万台。”作为第一款进入消费市场的AR眼镜,赵江对截至目前Rokid Air的销售情况非常满意,“AR眼镜产业链还不成熟,再加上受到大环境影响,元器件紧缺,整体供应偏紧,但也没影响用户的热情,很多消费者都在提前预定。”

当下,还是AR眼镜C端市场发展的初期。包括微软Hololens等AR眼镜在内,虽然发售多年,但定位一直是B端专业应用。早年也有少数品牌通过众筹方式面向C端发售过AR眼镜,但除了Rokid Air,几乎都未正式开放销售。国内电商平台上另有部分打上AR眼镜标签的产品,本质上也是3D头戴显示器,并不具备AR功能。

而作为刚刚进入C端市场的新品类,Rokid的成绩预期,已经达到了2021年头部VR一体机品牌的销量。

Rokid Air于去年9月发布,是一款分体式AR眼镜,需要连接智能手机、PC等产品才能使用,采用BirdBath+Micro OLED屏幕方案,亮度达到1800nit,双目分辨率为1920X1080,支持0~500度屈光,视场角43度,支持3自由度,整机重只有83g。实际佩戴体验相当于在用户正前方4米处使用120寸屏幕,屏幕清晰度不受光线影响,500度以下近视用户不用戴眼镜即可使用。缺点是用户的视野会变小,这与戴普通眼镜的感受相似。

Rokid Air

虽然这样的产品形态和配置与科技发烧友想象的沉浸式体感操控及拟真能力还有不小差距,但轻便舒适的体验、能够适配现有手机的PC生态和可接受价位,足以让尝鲜用户忽略它的不足之处。

除了去年在海外众筹平台限量发售以外,Rokid Air目前在天猫、京东和亚马逊均有发售,价格约在3000元,对比行业里动辄过万的价格已经存在一定优势。

“Rokid Air的产品价格是通过用户调研后进行定价,未来在新品发布后,会适当降低老款产品价格,也会推出不同配置系列来做价位区隔。现在还处在市场培育阶段。”赵江话锋一转,强调产量和售价问题都不难解决,难的是从0培育市场生态,“即便我们的AR眼镜卖出了100万台,也不等于这个市场爆发了。”

核心原因在于,整个行业的爆发还需要基于硬件之上的软件生态“源源不断”。但到目前为止,AR应用数量还不够多。

“硬件已经不成问题,软件生态和市场生态还有巨大差距,而硬件销量起来之后,才会有更多软件适配,行业发展仍处于培育中。”赵江指出。

为什么AR眼镜可能更有市场?

对于AR眼镜这类对软件生态需求极为旺盛的智能消费电子产品来说,优秀的软件服务是撑起市场持续发展的核心。

赵江表示,Rokid已经在接洽虚拟演唱会、在线教育、协同办公、旅游会展等领域进行异业合作,希望通过特殊渠道的应用合作,在推进硬件销售的同时,实现软件生态的落地完善。事实上,Rokid是在将过往B端的市场经验应用于C端。不过,这样的路径也面临着VR一体机的竞争,但赵江并不担心。

“VR的使用环境非常私密,用户对环境的安全性要求也很高,还需要布置使用场所。AR完全没有这些问题,无论什么环境下都能使用。Rokid Air的一个典型使用场景就是在商旅途中,这也是日活时长高的原因。”赵江表示AR眼镜的使用场所和应用场景几乎没有限制,这是其最大潜力所在。

“VR一体机被用户视为个人游戏主机,AR场景完全不同,用户对AR眼镜的认知是个人3D显示器,是一台泛娱乐设备,目前主要用来观影、游戏和投屏,使用场景相对均衡。”赵江表示这也是AR眼镜平均日活时长能够达到50分钟,远超VR设备的核心原因。据透露,有不少用户甚至原意为了能使用AR眼镜特意更换有DP接口的电脑,将Rokid Air用作日常办公显示屏使用,只因为具有屈光度调节功能的Rokid Air对近视用户更加友好。

“会展和教育等市场之前都采用的是VR设备,但AR体验更好,我们第一步会先把这部分体验做好,拿下这些市场,接下来可能是虚拟演唱会。”赵江表示,异业合作是推动AR软硬件市场的可行方案,Rokid正在将VR生态里更适合AR的场景挑选出来逐一突破。

目前,除了在亚马逊、天猫、京东等国内外主流电商渠道销售外,Rokid在商旅途中最核心的高铁站点等线下场景也设置了销售网点。

Rokid线下销售体验店

为什么AR眼镜还难爆发?

产品方面,相较于VR一体机,AR眼镜在用户在使用难度和场景丰富度方面都具备一定优势。但基于当下的技术方案,AR眼镜的分辨率、视场角和操作精度都与VR一体机有着明显差距,其缺点也不容忽视。

对比VR一体机单目2K的分辨率、100度左右的视场角、头手6自由度的操控体验,AR眼镜在配置上和沉浸感上有一定差距,这既是客观技术限制造成的,也因为AR眼镜本来提供的就是增强现实服务,强调的是交互体验与现实环境的融合,并不像VR设备追求极致沉浸感,这样的特性也使得AR眼镜对硬件配置的要求要比VR低一些。

所以相较于产品技术,AR眼镜发展更大的挑战在于软件服务生态的培育。

“AR应用相对较少,要借道VR软件生态抄近路,但并不是所有VR软件都适合AR平台。”不止一位AR行业从业者如是说,但其实他们也都知道这是当下“没办法的办法”。

Rokid现在也只能做到,在尽可能引进AR应用的同时,与开发者合作,挑选特性相匹配的VR软件游戏适配到自家AR眼镜上。“我们现在主要找一些体验相符的3自由度VR软件游戏进行适配,很多需要强沉浸感的VR游戏并不适合直接放在AR里。”赵江坦诚AR眼镜软件移植适配所面临的问题,从其他平台承接的软件服务其实无法显出AR眼镜的体验特色,更不能助其成为刚需产品。

AR社交软件Party On

赵江判断,在软硬件能力同时获得突破之前,AR与VR将会在市场上形成长期互补共容的态势。

比如VR产品更重视沉浸式交互,AR更偏向于轻量的互动休闲,前者在游戏、创意工具里发挥价值,后者去深入社交、在线教育等。从应用场景和目标用户群都做出区隔。

赵江表示,AR市场还处于拓荒阶段,还远未到竞争厮杀阶段,Rokid欢迎出现更多友商入场:“VR给AR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路径和思路,越来越多入场的品牌和我们会不断的把AR生态活跃起来,VR的一些生态伙伴同时也是AR所需要的合作对象。”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