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熔断创始人被调查,蛋壳公寓危机背后是长租公寓的至暗时刻

极客网·极客观察(文/妍妍)6月22日 一份突如其来的人事变动,让蛋壳公寓再次深陷舆论的风口浪尖。这,距离上次的疫情危机不过三四个月的时间。

6月18日,蛋壳公寓发布盘前公告称,因CEO高靖创立公司前的商业投资活动而遭地方政府的调查,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被任命为临时CEO,即刻生效。

同时蛋壳还进一步表示高靖所涉的调查与公司无关,“公司目前各项业务和经营活动一切正常。”同时高靖的这次缺席并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产生任何重大不利的影响。

TIM截图20200622085828.jpg

不管蛋壳出具什么样的声明,市场对于此次事故的反响不可谓不大。蛋壳股价在周四开盘后遭遇大跌并且触发熔断,截至发稿为止,蛋壳股价为8.63美元/股,市值降至16亿美元,与今年年初上市27亿美元的市值相比蒸发了将近11亿美元。

这几天,或许也是蛋壳公寓们彻夜难眠的日子。

不断扩张不断亏损

在创立蛋壳公寓之前,高靖有着光鲜的职业履历,毕竟于北京交通大学,先后在百姓网、百度、糯米网担任要职。而后在2015年纵身投入长租公寓的创业浪潮,在沈博阳的帮助下建立蛋壳公寓。

头戴互联网长租公寓的光环,但蛋壳本质上就是一家房屋中介企业。从房东的手中获得零散的房源,通过统一的装修转租给客户,从中间赚取差价和管理费,利用互联网的手段让手续更加便捷化,可仍然逃不过盈利的弊病。

想要盈利,就必须拓展市场规模。短短四年时间,蛋壳公寓的数量就已经达到了43.27万间,相比于成立之初增长量达到178倍。

从公开资料中可以看到,蛋壳先后完成了7轮融资,包括愉悦资本、高榕资本、老虎环球基金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依靠着资本的堆砌与裹挟,蛋壳的租金成本由2017年的5.1以元提升至2019年的64亿元,让本就亏损的蛋壳雪上加霜。

自如CEO熊林曾经表示,“如果行业只有一个管理指标,那就是出租率,300万间存量的情况下,出租率降低一个点,月收入就减少1500万。”持续的扩张并没有能够给予蛋壳较高的抗风险能力,反而是用牺牲利润换取规模的方式备受争议。

在2017年到2019年年间,蛋壳的营收分别为6.56亿元、26.75亿元、71.29亿元;净利润分别是-2.7亿元、-13.7亿元、-34.37亿元,这种增收不增利的情况也让外界对蛋壳公寓的生存现状颇为担忧。

“租金贷”触及监管红线

为了在市场和资金上尽可能的寻求一个平衡点,蛋壳不惜采用“租金贷”。简而言之,就是公寓与金融公司合作引导客户办理贷款,金融机构会提前支付半年一年的资金给到公寓,再由租客按月或按季偿还贷款给金融公司。

看似是一个流畅的闭环,却暗藏着极高的风险。如果租客在某些情况下无法按时支付租金或者延迟还款,就有可能会出现征信问题。同时公寓的资金链一旦断裂,也会出现多方的利益纠纷。

蛋壳到底有多依赖“租金贷”?从此前上市招股书中可以明确看到,从2017年到2019年前九个月,蛋壳使用“租金贷”的客户占比分别为91.3%、75.8%和65.7%。在监管面前,蛋壳现金贷的占比俨然已经触及红线,也让蛋壳在面临着市场的生死考验。

疫情之下房屋空置率上升

作为今年最大的黑天鹅,疫情的到来让蛋壳公寓们的日子更不好过。房租空置得不到收入,却依然要向房东缴纳房租,困难显而易见。

从此前蛋壳发布的2020财年Q1财报可以看出,今年一季度亏损同比扩大51.23%,达到了12.34亿元,与2018年全年的亏损基本持平;综合2017到2020 Q1季度的数据,蛋壳公寓累计亏损已经达到了63.23亿元。

与此同时,蛋壳公寓一边要求房东免租,一边却继续向租客收取租金的行为也将其一度推上了风口,过于难看的吃相让品牌的名誉度受到了极大的负面影响,也从侧面反映出日趋严重的房屋空置率让蛋壳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艰难不止蛋壳,盈利死穴难解

事实上,这几年在长租公寓市场高歌猛进的不止蛋壳公寓一家,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更是比比皆是。数据统计显示,从2018年到2019年这两年间,行业内有不下于十家长租公寓因为资金链问题而倒闭,先于蛋壳上市的青客公寓也没能够逃过经营的劫数。

蛋壳作为国内第一家申请IPO的长租公寓企业,招股书揭开了该行业烧钱的大幕。据不少媒体的报道来看,该行业的烧钱速度达到了每出租一间房就要亏损上千元的境况。

此前青客公寓也发生了高管换血——曲成才接替郑赵春成为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原先的COO和CFO也都已被换。今年疫情期间关于青客暴雷的消息不绝于耳,青客对此的回应则是“公司目前遇到了资金困难,但仍处于正常运营中。”

跟蛋壳公寓类似的是,租金贷也是青客公寓躲不过去的话题。即便是在2019年年底杀出一条血路登上纳斯达克的舞台,但也只能解决一时的资金问题,核心营业模式存在的问题。加之与金融的捆绑,都成为了如今寸步难行的禁锢。

上市不代表一劳永逸,长租公寓风口已过。看上去是风光无限,但难以平衡的盈利点却成为了骨感的现实,捅进风光无限的泡沫当中最终只能幻化为泡影。资本是激进的也是理智的,用烧钱换取规模连年亏损的企业,资本市场注定不会买账,盈利才是在这个游戏当中应该被看到的结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