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募资144亿,柔宇何来的底气?

极客网·极客观察1月7日 2019年作为天使投资人的徐小平曾称,“柔宇科技是做投资以来,一个真正错失的项目。”即便徐小平对其没有及时投资而感到惋惜,但这家公司却也在饱受外界的质疑——这到底是一场华丽资本盛宴堆砌出的独角兽,还是一家外强中干的概念性公司?

QQ截图20210107110935.jpg

近日,柔宇科技赶在新年伊始向上交所提交了科创板IPO的申请,计划发行不超过1.2亿股人民币普通股,计划募资金额达到了144.34亿元,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柔性显示基地升级扩增建设项目等。据了解,这是目前已上市的科创板个股中仅次于中芯国际的募资金额。

柔宇科技处于争议的漩涡中也并非没有原因,特别是从其发布的招股书来看,营运数据一片惨淡,即便全球柔性电子行业的需求在迅速增长,前景可期,但截然相反的数据也为这家一只脚已经迈进上市的公司笼罩了一层迷雾。

营收与估值间存巨大落差

公开资料可以查出,柔宇科技在2012年成立以来经历过多轮融资,其中不乏IDG资本、顺丰控股、基石资本等明星投资方,而其创始人刘自鸿是一位斯坦福大学的博士,据悉其当时完成A轮融资凭借的资本是学术论文和博士毕业论文。心中描绘的蓝图有多么美好未必能真实的反映在现实面前,光鲜亮丽的融资履历也不能否认其实“吞金兽”的本质。

首先是营收上,从2017年到2019年柔宇科技的收入分别为6472.67万元、1.09亿元、2.27亿元,各年之间收入同比增长均超过60%,而其对应的净亏损分别达到了3.59亿元、8亿元、10.73亿元,在收入持续稳定增长的状态下为何亏损会越来越大?年营收不到3亿的水平真能撑起80亿美元的估值?有媒体曾表示如果柔宇科技成功在科创板上市,其估值可能破千亿,在连年亏损的业绩下,真的仅靠故事维持吗?

营收规模无法与对应的市值匹配只不过是柔宇科技招股书数据中呈现的冰山一角。在各项数据不佳的前提下,柔宇科技作为技术型企业还面临着重研发投入,商业化落地的不确定性让其在上市后也可能持续存在不盈利的状态,极有可能会面临退市的风险。

同时为了解决规模发展的资金需求,柔宇科技将其所拥有的唯一土地使用权抵押、部分设备抵押和部分专利质押用于向银行申请借款,一旦公司发生经营困难的情况意味着其抵押的资产也面临着被银行处置的风险。

产能利用率和账面存货的数据也反映出了目前柔宇科技紧迫的资金趋势。在报告期内,柔宇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5.1%、31.2%、5.3%,账面存货价值分别为1.6亿、5.9亿和4.8亿,较低的产能利用率意味着产能过剩,公司拿到的订单远低于公司实际的产能。而账面价值的趋高也意味着产品滞销风险的增加,对公司生产经营极为不利。

柔宇从成立之初其因为行业前景等关系被赋予了太多的期待,也因此估值才能够一路水涨船高。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柔宇科技的上市有强烈的资金需求,投资者或许也希望能够通过上市获得相应的价值回报。

自研5G手机被市场冷落

2019年小米总裁林斌称“公司做出了第一台应该也是全球第一台双折叠屏手机”,随后被柔宇科技副总裁樊俊超发长文怒斥,而柔宇科技CEO刘自鸿也表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唇枪舌战的硬刚背后却是柔宇科技不受市场欢迎的产品。

2018年柔宇发布了全球首款可折叠柔性屏手机FlexPai,虽然实现了从概念到落地,但这款手机的市场一直难以打开,出货量与主流厂商之间差距很大。而搭载第三代蝉翼全柔性屏的Flex Pai 2虽然是市场上为数不多的万元以内的折叠屏手机,其销量和口碑也差强人意。

从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柔宇科技的研发支出合计达到了18.17亿元。尽管柔宇科技一直对外宣称其柔性屏是特有的知识产权,但却并没有从行动上说服大厂商使用。

在柔宇科技的客户名单中,有泸州老窖、格力电器、路易威登等500家企业,但几乎没有手机厂商,而这500家企业给柔宇带来的营收也非常有限,招股书中显示2020年上半年B端营收只有2475.94万元。

柔宇的故事发展到今天其实早已褪色不少,上市固然可以募集到一定的资金以解燃眉之急,但最终还是要回归到自身造血。面对种种质疑,柔宇科技是否能成功过会呢?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