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幸福债务危机再现“泥泞” 平安彻底“怒”了?

极客网·极客观察3月26日(文/水木)少了平安集团的臂助,华夏幸福将何去何从?

随着一笔笔到期债务的累加,以及大股东王文学控股比例的一再压降,华夏幸福距离“易主”就差一步之遥了!如果说前几个月还可以将其比作一块“烫手的山芋”,那么现在的华夏幸福可以把“山芋”去掉,仅剩下“烫手”了。

华夏1.png

针对华夏幸福的债务危机,作为目前企业的第二大股东平安集团又有重磅发声,这次平安集团的措辞比较坚决,语气中似乎还充斥着对华夏幸福的大为不满!

在3月25日平安集团召开的股东大会上,董事兼CEO谢永林表示今后对华夏幸福的债务危机将不再出钱不再给与资金支持。

此外,针对当年与华夏的两次入股合作,谢永林继续表示:当年决定投资华夏幸福时,其不是传统的地产公司,而是一家产业新城运营公司,主要看重了商业模式。“但近一两年,环京区域调控非常严格,对华夏幸福回款影响巨大;其次,疫情对它也是很有影响;同时,华夏幸福的管理粗放且扩充太快,导致陷入经营困境。”

为什么说平安集团对华夏幸福充斥着大为不满呢?

答案可以从上面谢永林的这段话中找到。其中谢永林用到了三个“关键词”。第一个是调控“非常”严格;第二个是回款影响“巨大”;第三个是管理粗放且扩充“太”快。

也就是说“非常”、“巨大”“太”,这三个词很明显的表示出平安集团对华夏幸福应产生了非常大的不满,这近乎是对华夏幸福这两年发展策略的一种“愤怒”式的指责。

可以预见,首先作为前段时间成立的债委会成员之一的平安集团,应该是其中资金实力最强的机构,如果平安不再继续出钱“资助”华夏幸福,那么可想而知华夏未来的“破局”之路将是难上加难,何况目前其股价一跌再跌、市值也一降再降;

其次,平安的这一举动是否也表示对华夏未来能够转危为安的预期几乎是放弃一多半了;

再次,在这样关键的时期,平安集团竟然对外释放如此不利于华夏幸福的论调,这其中是否暗含着两家之间已经出现了很大的裂痕?而裂痕的产生又是否是在围绕两家各自利益的谈判中产生的呢?

虽然此前,平安集团对外表示,对华夏投资所产生的500多亿的风险敞口完全可控,但恐怕也没有其说的那么轻松,否则又该怎么解释这次的“不满”呢?

而且由华夏幸福惹出的这次债务危机,也结结实实打在了平安的脸上,面对如此巨额投资标的出现失误,确实太有损平安的形象了,这无疑将会成为平安对外投资的一个巨大污点,成为业界的反面教材,甚至会影响到其未来对外发行理财、基金、信托等金融产品。

不过,根据当初平安集团对华夏幸福投资入股时的判断依据来看,其对华夏产业新城的运营模式还是比较看好的,只不过是这几年间被华夏给跑偏了,虽然平安明确后续将不再给予资金支持,但也不代表平安不会用手中500多亿的债权加股权来换取华夏控股股东的地位,更何况此前华夏幸福还欠平安一个对赌协议没有履约,这么算的话,平安其实早就已经是华夏的控股股东了。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