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中美科技战让长江存储浮出水面 中国芯片产业进步神速

极客网·极客观察5月12日 《日本经济新闻》近日刊文称,中美科技战背景下,中国神秘的芯片制造商长江存储浮出水面。文章援引多位业界分析师及企业家的观点指出,中国芯片产业进步神速,长江存储就是明证。中美关系紧张让产业形成共识,实现生产本地化完全有必要。

20210512080802932.jpg

以下是文章编译:

每个月,长江存储(Yangtze Memory Technologies Co.)的高管都会飞到北京,与国家机构会谈。长江存储的目标是制造世界上最先进的计算机内存芯片,它努力摆脱美国技术,会谈的重点正在于此。

长江存储的总部在武汉,它是国产半导体先锋企业,现在已经开始量产64层、128层NAND闪存芯片,手机、服务器、联网汽车都需要这样的芯片,美光、三星是长江存储的最大敌人。

要知道长江存储2016年才成立,这样的挑战实在艰难。高端计算机芯片制造设备被美国垄断,一些芯片制造和设计技术也被美国掌控,比如蚀刻、离子注入、电化学沉积、晶片光刻检验、设计软件。

2020年,中国进口约3500亿美元半导体,摆脱依赖成为当务之急。Gartner芯片分析师Roger Sheng说:“时间紧迫,中国深知美国可以给本土产业带来严重打击。所有重要经济体都在芯片领域展开竞争,不只是中国,它们现在已经认识到半导体的重要性。”

到目前为止,美国政府还没有打压长江存储,但长江存储不敢大意。它已经开始评估供应链,看看能否找到本土供应商,或者说至少要避开美国,摆脱对美国的依赖。两年来,已经有800多名全职员工加入此计划,当中一些来自中国供应商。

长江存储的目标很明确,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全面学习,从生产设备到化学,从芯片制造机械设备的微透镜、螺丝、螺母、轴承到生产线,全部都要学习。评估工作不仅包括长江存储自己的生产线,还包括供应商、供应商的供应商,等等。

一位知情者称:“审查很细致,似乎想知道螺丝和螺母是从哪里来的,它们有没有替代品。”

每家供应商都会拿到评分,它代表企业的风险。长江存储会派工程师前往本地供应商生产点,确认组件源地是否属实。

知情者称,美国组件的风险评分最高,然后是日本、欧洲及本地组件。供应商还要给出报告,解释如何实现集体多元化采购,如何寻找替代品。

一位芯片产业的高管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之前中国倡导自给自足,目标是培育一些自己的芯片开发商,与外国芯片制造商竞争。但是当时中国并不认为全部都要自己做,不认为要从基础做起。”

“打个比方,你想喝牛奶,你不只要自己建一座农场,还要学着如何建造牛棚、篱笆,自己种干草,全部自己做。”

即使去年武汉封城时,长江存储也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长江存储投资240亿美元在武汉建设NAND闪存厂,封城期间,高铁仍为长江存储的员工提供服务,卡车将原材料运到工厂。

武汉解封之后,长江存储动员几百名工程师加速开发,当中有许多来自并不知名的国内半导体设备供应商。知情者称,这些员工驻扎在园区,三班倒,彻底检查所有生产流程,尽可能替代外国工具。

一名知情者称:“为了尽可能多地使用本国机器,高层几乎每月都在提高目标,至少要搞清自己有哪类替代品,为了摆脱美国的控制有没有B计划,这是他们的希望。”

对于长江存储及供应商来说,生产国产化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制裁的阴影笼罩在头顶,但自2014年以来,地方政府及私人资本已经投入至少1700亿美元,中国国内芯片制造商和科技巨头(比如小米、Oppo、Vivo、联想)也向它们提供订单。

一位芯片界的高管称:“虽然没有写在公开文件或者官方声明中,但半导体产业的每一个人都有共识,如果谁想建设新的芯片厂或者扩充半导体生产线,至少30%的生产工具必须是国产。”

在计算机芯片各领域,都有中国企业与美国巨头对齐。例如,长江存储类似于博世、美光,北京Naura相当于Applied Materials(制造半导体设备),中微半导体设备公司相当于Lam Research(生产蚀刻机),天津Hwatsing生产化学机械抛光设备,挑战的也是Applied Materials。

彼得·乔治·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管Chad Bown说:“中国想打造自己的独立半导体产业,能有多快的速度,如何达成目标?我们不是很清楚,但他们肯定会试一试。”

半导体国有化已经成为国家战略,事关国家安全。以前中国企业喜欢购买外国设备,现在出于安全考虑,态度已经变了。

中国芯片制造商的一位管理者说:“以前中国芯片制造商只使用全球先进设备,和三星、英特尔用的一样。国产设备可能会影响生产质量,没有谁愿意用。”

看到禁令的威胁之后,企业愿意试用国产设备了。这位经理还说:“中国企业终于有了参与的机会,在全国的支持下,它们开始升级产品。”

Gartner分析师Roger Sheng告诉《日本经济新闻》,中美关系紧张让产业形成共识,实现生产本地化完全有必要。Roger Sheng说:“建立可行的半导体产业,实现自主,这已经是整个国家的共识,成了头等大事。最高政策制定者知道,企业高管知道,各地从业者也知道。”

上海凯世通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离子注入机,公司的一名高管说,中国的芯片工具制造商和材料生产商大多藉藉无名,贸易纠纷给企业带来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

Naura是中国最大的芯片设备制造商,2020年它的利润创下新高,同比增长73%。尽管受到美国的打压,蚀刻机制造商AMEC的利润也冲到最高点。

Hwatsing的化学机械抛光设备以前只是中国芯片制造商的“第三选择”,现在被光泛采用。上海微电子设备有限公司成为核心企业,它正在向光刻机巨头ASML、尼康、佳能发起挑战。

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全球芯片制造设备市场的份额只有2%,国产率只有10%,比例很低,但Bernstein Research认为该领域增长空间极大。

全球芯片产业现在严重短缺。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中芯国际已经开始存储高风险组件。现在虽然芯片短缺,但未来可能会过剩。长江存储计划在2021年下半年之前将每月的存储芯片产量增加一倍,达到10万片晶圆,约占全球总产量的7%。根据Trendforce的预测,2021年长江存储将会拿下全球NAND闪存市场约3.8%的份额,2022年上升到6.7%,这样的进步让人惊叹,因为2年之前它的比重还是零。三星是市场领导者,份额约为34%。

Trendforce分析师Avril Wu说:“我们认为到了明年长江存储就会影响会球NAND闪存市场,到时可能会出现一些过剩。“

2018年长江存储CEO Simon Yang曾表示:“我们想告诉每一个人,我们无意摧毁市场,我们希望行业可以持续发展,保持健康。”当时长江存储刚刚开始生产64层NAND闪存芯片。

英特尔是全球最大微处理器生产商,也是全球第六大NAND闪存制造商,去年它将大连NAND闪存厂卖给SK海力士。

中国芯片产业进步神速,长江存储就是明证。2016年长江存储投入运营,仅仅过了4年就开始量产最先进的3D NAND闪存芯片。2017年西数推出64层芯片,2020年美光推出176层芯片。对比一下就能看到长江存储的实力。长海存储64层芯片已经量产2年,去年开始量产128层NAND闪存芯片,据说它正在开发192层芯片。

尽管如果,要完全摆脱美国仍然不太可能。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Mark Li说:“如果长江存储可以继续购买美国设备,它肯定会继续买。中国想打造自己的产业链,这是趋势。但回到现实,这样的计划需要大量时间,要很强的执行力,在短期内中国不太可能完全摆脱美国芯片制造设备。”

知情者称,长江存储供应链审查发现,一些重要技术仍然需要从国外进口,比如精密轴承、高端真空室、电机、射频组件、可编程芯片,它们来自美国、日本和欧洲。另外,在光刻、离子注入、蚀刻、化学物理汽相淀积、化学机械抛光等领域,设备供应仍然依赖外国,这些都是芯片制造必不可少的。

Applied Materials拥有先进的离子注入、化学物理汽相淀积、化学机械抛光技术,Lam Research制造先进的蚀刻、化学气相沉积和圆晶清洗设备,KLA和Teradyne提供测试和测量设备,它们都是美国企业,供应相关设备。再看材料供应,陶氏、杜邦、3M及其它一些美国企业占据垄断地位。

Bernstein分析师估计,在半导体制造设备及材料等关键领域,美国控制全球约80%的市场。在一些专业领域,美国更是近乎100%垄断,比如电化学沉积和门堆栈工具。

在电路设计软件领域,90%的工具被美国企业控制,比如Synopsys、Cadence Design Systems、Ansys和西门子EDA(之前叫Mentor Graphics,被收购后总部仍在美国)。中国一直在向Synopsys、Cadence招募人才,但差距仍然很大。

Empyrean Technology是中国最大的芯片设计工具开发商,公司的一名经理说:“中国产业去美国化为我们带来一些业务,但是如果想全面取代Synopsys和Cadence很难,如同跑到汽车制造商面前,让他们造火箭。”

在一些关键领域中国仍然是空白,比如现场可编程门阵列,这个领域的领导者是Xilinx、Altera,中国没有类似企业。在CPU市场,英特尔、AMD占据90%以上的市场。

在美国之外的科技企业也要看华盛顿的眼色行事。ASML是荷兰企业,提供EUV光刻机,它在美国建有工厂,设备约五分之一的组件是在美国Connecticut工厂制造的。迫于美国压力,它无法向中国提供先进光刻机。

对于长江存储来说,完全抛弃所有外国设备是不切实际的,它仍然希望与美国、日本、欧洲供应商保持良好关系。中国半导体产业无法摆脱美国,而美国完全将中国半导体产业拉黑也不现实。

根据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报告,美国芯片企业约有25%的营收来自中国,没有谁愿意放弃。今年1-3月,台积电来自大陆的营收大幅减少,一年前占比22%,现在降到6%;三星也一样。

美国想将中国从供应链上剔除很难,中国仍然是关键原材料、稀土生产地。台湾旺宏电子创始人Miin Wu说:“从短期来看,由于地缘政治不确定,中国的科技发展速度会变慢。但从长远看,中国当然想打造属于自己的、有高度竞争力的产业,这个趋势无法阻挡,义无反顾。”(小刀)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