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想打击科技垄断企业 它真能做到吗?

极客网·极客观察12月27日 今年7月,拜登发布一则命令,要求增强美国经济中的“竞争性”。命令特别指向大型科技公司。拜登说:“今天少数垄断性互联网平台用它们的权势排挤市场进入者,榨取垄断性利润,收集私人信息并为自己谋取利益。”

11月份,美国参议院提出一项法案,将枪口对准科技反竞争收购。在过去20年里,美国没有出现一起有意义的垄断案,但从最近几个月的迹象看,美国政府可能要动刀了。

不过要想在美国将反垄断法执行下去,还是有很多的灰色地带。在过去一个世纪,反垄断监管机构失去了牙齿,目标不再明确,取而代之是一套模糊标准,核心是“消费者福利”。1980年代,反垄断面临严峻考验,最终美国认定:如果行为导致消费者价格上涨就要反击。

事实证明,这样的评定标准过于简单。捍卫这一标准的人认为,技术价格的下降是公平竞争无可辩驳的证据。

QQ截图20211227101020.jpg

要分拆科技巨头不是易事,但美国媒体认为可以通过三管齐下的方法来压制:一是禁止反竞争并购;二是将数据视为市场力量,重写政策;三是鼓励公众参与某些主题,这样美国民众就能选出反垄断政策制定者。

向并购说不

这是一个金钱泛滥的年代,美国执行宽松货币政策,股价不断攀升,以膨胀的价格收购未来竞争对手成了企业基业长青的法宝。

看看美国科技产业,Facebook收购Instagram、WhatsApp就是好例子。的确,过度监管会扼杀创新,但自由市场需要通过监管来保证公平和自由。

按照美国目前的法规,如果并购规模达到或者超过9200万美元,必须向FTC、司法部汇报,申请评估,几乎没有例外。

拜登要求对并购加强审查,未来美国政府可能会向更多明显削弱竞争的并购说“不”。

数据=金钱=市场权力

科技巨头提供免费产品看起来很好,但它们同时又在积累其它资产(最明显的就是个人信息),这些资产为企业带来巨额利润,它们成为这些资产的垄断者。搜索引擎、社交媒体广告就是按这种模式建立的。科技企业将数字资产租给其它企业,然后向企业营销预算“征税”,最终转化为市场权力。

在美国大多行业都是高度集中的,越集中的行业投资越少,因为它们可以使用市场权力,不需要投那么多钱。

当市场环境变得恶劣就会有机构站出来干预,比如大流行时美联储放水。拜登政府鼓励FTC设立新法规监管线上监控、用户数据积累行为,这本身也就是干预。在收集大量数据、控制大量数据被认为是市场权力之前,司法仍对大企业有利,而不是消费者。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公众大声抗议,迫使立法者重视,才有希望出台新潜规。

改变公共叙事

受美国宽松反垄断法影响最大的是谁?当然是消费者和民众。失去个人数据,为服务多付费,无法自由选择产品,垄断总是以这样或者那样的方式剥夺消费者利益。消费者有什么能做的吗?

拜登为什么发布反垄断行政命令?实际上也是因为来自公众的压力加大。美国参议院的法案同样如此。私营企业也没有坐以待毙,它们通过州法院反击垄断者。

反垄断可能会成为美国政客必须面对的问题。美国需要用更大的力度打击垄断,需要更好的隐私政策。就像慈善一样,美国必须向垄断宣战。(小刀)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