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大棒下:亚马逊、Facebook政府游说开支位列美国前二

据报道,日前美国一家消费者权益组织公布的报告显示,Facebook和亚马逊已经成为美国政府游说开支最高的前两家企业,开支额已经超过了军工巨头和电信运营商。

美国“公共市民”组织(Public Citizen)公布了这份报告,相关的企业游说开支数据来自于专门监测这一信息的机构——“美国负责任政治中心”。

报告显示,去年Facebook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花费的政府游说开支高达1970万美元,和2018年相比增加了56%。而亚马逊则开支了1870万美元,和2018年相比增长了三成。

两大科技巨头的游说开支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同行”。作为对比,美国电信和媒体巨头康卡斯特公司去年在政府游说上开支了1440万美元,国防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开支了大约1300万美元。

“公共市民”组织的报告撰写人钟甄(Jane Chung)表示,美国科技巨头巨大影响力的基础源自他们雇佣的游说团队。这些游说团队利用各种手段达成有利于他们的政府政策,这包括美国大选捐款、利用现有的人脉关系以及过去的工作经验。

钟甄表示,2017年,Facebook和亚马逊的政府游说开支甚至没有进入前八名,但是近些年迅猛增长,已经成为美国游说开支排名前两位的企业。

反垄断大背景

科技巨头们增加政府游说开支的一个大背景,是美国政府各个层面展开了一场反垄断打击风暴。美国政府对于四大科技巨头(Facebook、亚马逊、苹果和谷歌)展开了史无前例的反垄断打击风暴。

美国国会众议院、联邦司法部、联邦贸易委员会,以及各州检察部门对四大科技巨头展开了一项又一项的反垄断调查和诉讼,舆论要求对Facebook等科技巨头进行分拆,阻止他们利用处于垄断性的平台谋取不合理利润,并打击行业竞争对手。

Facebook已经遭到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反垄断诉讼,监管要求法庭取消Facebook过去已经完成的两次社交网络并购(Instagram和WhatsApp)。不过Facebook最近要求法庭驳回诉讼,理由是监管过去已经批准了收购交易,现在“反悔”没有理由。

亚马逊过去已经遭到反垄断调查,外界批评的焦点是亚马逊利用了网络卖场上第三方卖家的数据,用于开发或者销售自营商品,这种行为构成了不公平竞争。

另外,谷歌已经被司法部和多州检方提出多项反垄断诉讼,涉及到网页搜索、网络广告领域的垄断。苹果公司也遭到了美国司法部等机构的反垄断调查。

美国国会众议院去年完成了一次针对四大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调查,众议院无法向法庭提出反垄断诉讼,但是调查报告建议对美国国会陈旧的反垄断法律进行修改,加强对科技巨头们的约束。

雇佣40名游说者

作为应对,科技巨头们也在大力展开游说工作,缓解监管部门压力。

上述“公共市民”的报告指出,在所有涉及到个人隐私保护、反垄断事务的美国国会议员中,有94%曾经从公司或者代表某个科技巨头的游说机构或个人收取了“捐款”资金。2020年,国会议员收取的“捐款”多达320万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这份报告列出的游说开支涉及到单独公司,并不包括行业组织或者联盟代表科技巨头们进行的游说开支。

报告称,在过去两年时间里,美国四大科技巨头一共雇佣了40名游说者。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