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折戟IPO “得到”终未得到

《科创板日报》8月3日讯(记者 张洋洋)在经历6次改版、7次递交招股书,长达近两年的IPO冲关之后,罗振宇和他的罗辑思维、得到App最终选择止步创业板。

深交所8月2日公告,北京思维造物公司(下称“思维造物”)创业板IPO审核终止,原因是公司撤回申报。思维造物也即罗辑思维、得到App等知识付费产品的运营主体公司。

在深交所披露撤回信息后,思维造物董事长罗振宇发布了一封内部信。根据《科创板日报》记者拿到的内部信,罗振宇称,“基于和监管部门的沟通,以及当前市场环境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考量,公司决定暂时撤回国内上市的申请”。

对于IPO折戟,罗振宇在信中坦言,“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并表示,“公司2021年的净利润达到了历史新高的1.24亿元。目前,公司账上现金充裕,现金流稳健,有充足的弹药来迎接未来的挑战”。

7度折戟IPO

打开思维造物一号人物罗振宇的个人微博,最新的一条动态是他关于《阅读的方法》一书的心得体会视频。读书、学习、知识、教育,这些日常浸淫在人们生活中,自然到几乎与呼吸同频的词语和举动,却扎扎实实被罗振宇开辟成为一块商业沃土。

根据官方说法,思维造物是“一家从事‘终身教育’服务的企业”,其商业模式是典型的知识付费,更准确来讲是以内容付费盈利,旗下包括罗辑思维、得到App、得到大学以及“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等知识付费产品。

一位接近思维造物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以后除了年末的跨年演讲,罗振宇还将会在年中举办一次年中演讲。

因罗振宇的影响力,在业内,思维造物也是一家知名度颇高的明星公司。IPO之前,思维造物历经了5轮融资,背后资方云集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红杉资本、真格基金、华兴资本、顺为资本等知名机构。高光时刻,资本曾给出思维造物80亿的估值。

但思维造物的上市路并不算顺畅。其最早欲在科创板上市,并已于2019年向北京证监局报送了辅导备案登记材料,但2020年5月又决定转向创业板。创业板两年,历经三轮问询,合计67个提问,三度中止,截至今年6月29日,更新了7版招股书,最终还是主动撤回上市申请。

上海财经大学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博士生导师崔丽丽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思维造物两年来上市未果,说明当前的时机不合适。我国终身教育起步较晚,在通识教育方面与企业员工培训方面投入情况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一定的差距。而对于终身教育服务企业上市难的问题,知识付费行业和传统行业不一样,知识付费市场目前尚未完全成熟,公司以及平台难以形成真正的核心壁垒,其模式的可持续性发展方面是一大问题。

成败皆“罗胖”

2008年前后,正值传统媒体人转型潮,从央视离职的罗振宇是其中一个典型代表。

2012年,在优酷视频,罗振宇与申音联手打造了一档知识类脱口秀节目《罗辑思维》,同时,罗振宇每天都会在“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推出一段60秒的语音,凭借对事件独特的见解,以及犀利的观点,《罗辑思维》迅速走红网络,有了一批拥趸,大众从此也记住了这个被称为“罗胖”的男人。

一个佐证是,2013年12月,罗振宇发起了“史上最无理的会员招募”——亲情会员200元一年,铁杆会员1200元一年,不承诺任何服务和回报。但即便如此,这个会员招募还是在一天内轻松募集了800万块。2013年,钱还很值钱,那还不是动不动就谈“一个小目标”的年代。

徐小平说,罗振宇最大的功劳是推动“知识付费”成为一个行业。但如今,这位劳苦功高的“老臣”,却也可能是阻碍知识付费行业走向更高更强的最大威胁者。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放眼整个知识付费领域,主要问题还是公司过度依赖个人流量,和个体荣辱沉浮绑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也使得这个行业缺乏长期性,往往追求短期流量。

同样遭此困境的还有另一知识付费IP吴晓波。此前,吴晓波旗下的巴九灵(杭州巴九灵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曾在2019年欲借上市公司全通教育曲线上市,但也未能成功。全通教育在发布重组预案的时候,同样强调标的公司存在“吴晓波个人依赖风险”、“标的公司实际控制人未来竞业风险”。

思维造物也在招股书中提示了“对创始人罗振宇先生的依赖风险”:罗振宇先生为公司的创始人及董事长,也是跨年演讲活动中的唯一主讲人、 启发俱乐部主讲人。虽然跨年演讲、启发俱乐部内容是公司课程研发团队共同 创作而成,但在宣传及活动组织上对罗振宇先生存在一定程度的依赖。如果罗 振宇先生未来不再参与公司业务宣传或跨年演讲、启发俱乐部等活动,公司业 务开展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

“知识付费行业的企业也知道存在个体内容主播的不确定性,所以想要实现平台化,”盘和林称,“但平台流量如今趋于集中,诸如知乎和得到,其实内容上有雷同,但流量上,知乎肯定更好获得,所以知识付费行业小公司的存在感逐步降低。但知识付费行业整体还是有需求的。”

分化的市场

罗振宇曾讲过这样一个令他引以为傲的故事:在商城后台看到一个订单,地址是贵州某民族自治县哪个镇什么汽车修理铺对面,买了一本《经济学通识》,“这样的人如果不是我们的传播,他可能一辈子也都不会知道什么叫经济学”。

时至今日,这个充满自强好学精神的故事,听上去依旧令人感动。但是,能这样传播知识、开阔视野的平台,现在已经远远不止思维造物一家了。

在主打知识付费的赛道上,已经有樊登读书会、巴九灵、混沌学园等多家机构。另一方面,这个市场正呈现泛化趋势,字节跳动、快手、B站等互联网公司也开始将知识作为一个发力的赛道,这些庞大的对手,正在蚕食本就不算大的知识付费市场。

市场分化的表现之一是流量流失。思维造物在招股书中也提示, “App用户等各项指标增长有限或持续下滑的风险”:2018年-2021年,“得到”App新增注册用户数量分别为681.37万人、397.50万人、456.46万人及357.77 万人,新增付费用户数量分别为164.91万人、91.1万人、82.61 万人及 59.09万人。

新增用户减少和付费意愿下降,直接后果是业绩下滑——2018年-2020年,其营收分别为7.38亿元、6.28亿元和6.75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33亿元、0.31亿元和0.28亿元。

对此,思维造物正在应对,罗振宇在内部信中提到,过去这段时间,“一方面,我们在推进一场深度的组织变革;另一方面,我们也在进行艰难的业务迭代”,目前来看,这场变革和迭代在2021年见到成效——当年营业收入、扣非归母近利润分别为8.43亿元、0.49亿元,两项数据分别较前值增长25.02%和72.99%,用罗振宇的话说“达到历史新高”。

知识付费的兴起,一定程度上源于海量信息时代,人们对于知识的焦虑和渴求成功的担忧,那些在专业领域看似更权威的声音,迅速被接纳,并被捧上高点,这便是罗振宇和他的“得到”、罗辑思维曾经得到的时代红利。

罗振宇在内部信说,思维造物的愿景是“建设一所终身学习的学校”,这所学校,未来将建成何种模样,我们且拭目以待。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