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逼出了电商,“肺炎”后在线医疗上位?

信海光 2020-02-12

躲疫蛰伏,只能提笔,为抗疫尽绵薄之力,这是我的第十八篇“撸文抗疫”文章。

疫情肆虐,餐饮业、航空业、旅游业等传统行业遭受重创,但也有因此受益的行业,比如这次涌现出的“在线四大天王”:在线医疗、在线教育、在线办公、在线娱乐。

在二级市场,相关板块、个股更是暗流涌动,尤其是在线医疗领域,因为与疫情的超高度相关性,表现尤其亮眼。

这从BAT互联网巨头公布的部分数据、信息可以清晰看出。

疫情爆发后,百度于1月27日开通了肺炎类问题免费咨询通道,提供7*24小时的免费咨询服务。2月7日,百度针对疫情形势严峻的湖北地区,扩大“问医生”线上咨询免费服务范围,由此前的肺炎类症状免费咨询,扩大到全部科室的病症咨询,而全国其他地区的用户,仍享有肺炎类问题的免费咨询服务。此后,继湖北地区所有咨询全部免费后,百度又马上宣布再次扩大全免范围。针对10个疫情严重的城市(温州、重庆、长沙、信阳、南昌、杭州、宁波、台州、南阳、驻马店),也提供全科室免费咨询。截至目前,半个月不到的时间里,百度App“问医生”累计咨询量已突破400万次,服务页面总访问量现已接近2亿,创下行业记录。

同样,阿里也于1月24日晚间,定向针对湖北地区居民在支付宝App上线互联网医生免费义诊服务 。截止1月28日13:00,已有超过160万人访问在线义诊。支付宝在线医生平台某医生表示,目前一天的接诊量大概在160个。而在用户地域分布上,97%的访问量来源于湖北省,其中64%的用户集中在武汉市。

而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腾讯也火速升级“全国新型肺炎疫情动态”专区,并已在微信“支付”页面向全国用户增加“医疗健康”服务,也是用户暴增。

为什么一场灾难般的疫情,却忽然火了互联网公司的在线医疗?

究其根本可以从三方面进行观察,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用户需求。疫情爆发之初,全球医疗界都颇感突兀,普通民众更是对疾病一无所知,无知则恐惧,恐惧则求助,但疫情情况下却偏偏没法出门,在为了安全“自我隔离”这种恐惧、幽闭的环境下要求解求助,互联网自然成为距离最近、最简便、最安全的方式。

另外一大原因就是政府的大力推动。对于新兴产业来说,政策因素对发展之重要已是众所周知。2018年9月,国家卫健委印发三份互联网医疗新规文件:《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这本来是对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院和远程医疗做出明确的规范和指引,但“合规化”依旧成为压垮原有商业模式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所谓此一时彼一时,随着疫情的到来,在线医疗优越性陡显,来自政策方面的支持度也相应大增。单是近期,卫健委就两次发文表态要大力开展互联网诊疗服务。比如2月7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在疫情防控中做好互联网诊疗咨询服务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确各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要充分发挥互联网诊疗咨询服务在疫情防控中的作用,让人民群众获得及时的健康评估和专业指导,精准指导患者有序就诊,有效缓解医院救治压力,减少人员集聚,降低交叉感染风险。2月8日,卫健委再次发文《国家卫生健康委加强疫情防控中互联网诊疗咨询服务工作》,对发挥互联网诊疗咨询服务的作用进行强调。

第三大原因则是互联网平台企业的能力积累使然。实际上仔细观察可知,在这次疫情中因互联网医疗需求受益最大的,还是以BAT三大巨头为主,其背后有颇多必然原因。

比如以百度App“问医生”为例,它甚至连个单独的App都不是,只是百度App的一个子产品,但却短时间内就吸引到数百万累计咨询量,这是为什么?

其有几个特点值得关注:其一,所谓互联网+医疗,本质还是建立在互联网上,是基于互联网连接的一种服务与需求。而这恰恰是百度这种巨头平台公司的内在属性,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加速和拉近了需求与信息、服务间的连接,百度们正是背后的最大推动者,在关键时刻,也自然的成为最大受益者。

其二,在线医疗本身就是一个普惠性的服务。如果说平时用户需求还可说多种多样的话,在疫情期间,这种需求实际上比较单一,更适合百度、腾讯这样用户基数较大的平台发挥。尤其是百度,有事不决问百度本来就是网民的日常上网习惯,疫情焦虑之下,作为求知问解的第一选择,网民下意识就会去百度搜索,汇合成大数据就是在百度上高达10亿的关于肺炎内容的日均搜索量。大量的需求也催生了服务的产生,比如除了“问医生”免费渠道的开通,百度同时也迅速利用AI和大数据能力推出了新冠肺炎自测工具来满足用户需求。

与垂直类在线医疗平台相比,巨头所拥有的入口优势几乎就像掌握了“核弹”。因为马太效应的原因,越是疫情这种特殊时期,威力越明显。百度“问医生”的2亿访问量几乎是个天文数字,但如果考虑到它背后倚靠的百度App这个超级移动互联网入口的用户量级和日常访问量,其实一切并不奇怪,根据百度财报披露的信息,截至去年9月份,百度App单日活跃用户就高达1.89亿,至于百度的整个移动用户规模则在10亿以上。

巨头旗下在线医疗的火爆,实际上是向各大垂直在线医疗产品提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含辛茹苦数年,辛苦耕耘细分市场,但随着在线医疗逐渐普适化,后续该如何和巨头们竞争?这是一个疫情之后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对他们来说,疫情带来的不止是商机,也是危机。

在疫情和巨头的推动下,在线医疗在普适性和普惠性方面实现了大扩张,再加上在线教育、在线办公、在线娱乐(此次主要是短视频)的火热,很容易令人联想起17年前非典后电商行业的异军突起,当时也是一场疫情改观了中国互联网业的竞争格局。

但如果仔细比较的话,两场疫情与互联网公司之间关系还是有很大不同的。最大的不同就是,在非典期间,电商业的崛起实际上是自发和无心插柳的,但此次“四大天王”的集体爆发却明显是互联网行业的有备而来。十七年间,中国互联网基础设施一直在加速建设之中,在很多领域,资本和基础设施建设甚至跑到了需求前面,需要主动去培育市场和需求,这从近年来爆发的一场场烧钱大战可以看出。所以当疫情一旦来临,已有的互联网设施会飞速扑上去对接,这应该就是需求与服务之间的天然吸引力。

还有一重动力也不能忽视,那就是公益驱动力。中国互联网经过二十多年发展,已经成为经济中几乎支柱性产业般的存在,几大互联网巨头更是在规模上凌驾于一般传统企业,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又或者是由于与用户连接更密切,在危难时刻,互联网公司总是表现出高度的公益热情,而体现在疫情中,就是类似百度这样推出大量免费服务来为民众乃至合作伙伴一解燃眉之急。这在在线医疗、在线教育和在线办公领域表现尤为突出,甚至导致服务器挤爆的现象,巨头公司们不得不紧急扩充服务器。

毫无疑问,疫情总会结束,而疫情之后,互联网业在整体上将因在疫情中起到的重大作用深受其益。这不但是因为互联网以服务的模式满足了人们疫情期间的大量日常需要,还因为互联网尤其是平台经济在疫情期间表现出极大的组织动员能力,疫情期间,平台经济在组织社区生活物资分发、跨地域救援物资调配、救援资金募集、政府指令和疫情信息充分传递方面的表现,都令人印象非常深刻。

具体到在线医疗市场,当然也会因疫情而改观。最大的改观就是前文所提到的在普适性和普惠性方面的大扩张,在此之前,互联网医疗虽然也算是风口,但终归只有少数人尝鲜,但一场疫情就像一场免费的市场启蒙风暴,为互联网领域引入无数新用户,他们将成为推动未来互联网医疗市场实现大爆发的决定性力量。

另外,需求的剧增必然产生新的矛盾。所以,一方面,会有更多资金投入到互联网医疗的基础设施改善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加大对科技含量的投入,拓高向上的天花板,这包括人工智能AI、区块链Blockchain、云计算Cloud、大数据Data在互联网医疗领域的更多应用,也包括5G与在线医疗的加速结合,尤其是后者,实际上不止是在线医疗的进步,而是把整个医疗推向智慧医疗时代。

5G网络技术具有大带宽、高速率、低时延的特点,突破了4G的壁垒,使图像、音频的传输再也不用担心卡顿的问题。未来,凭借大宽带、高速率、低时延、海量链接等特点,医疗将突破时空限制,变得更为普适、普惠,“看病难”等社会问题甚至都可能迎刃而解。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信海光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信海光微天下--在这里,分享我的见与识!微信ID(gongzhonghao001)微信最值得收藏的公众号之一。独立思考,自由阅读,每日放送,经常会有最新的科技产品通过微信互动赠送给读者体验......一个专栏作家、资深记者、互联网玩家的公众号,很多地方有假话,但在这里说的一定是真话。欢迎收阅!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