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应正视用户差评,埋怨学生不如改进问题

上峰说 2020-02-22

原标题:钉钉应正视用户差评,埋怨学生不如改进问题

新冠肺炎疫情成就了一些互联网公司,比如移动办公和在线教育类企业,就站在了风口上。时下,为了疫情防控,为了人员安全,不仅很多企业采取在线办公,各地学校也要求“停课不停学”,展开线上授课。钉钉就与各地合作,很多学校指定下载钉钉APP。家长为了及时跟进学习进度,也会跟着下载钉钉APP。于是,钉钉的下载量呈现几何级增长,一时风光无二。

钉钉利用这次疫情,做了一次成功的营销。不过,由于人数暴增,钉钉异常卡顿,很多老师和学生反映视频无法正常播放,钉钉服务器扩容后,问题依然没有完全消除。因此,钉钉在野蛮生长的同时,也出现了口碑问题,得分较低。在某安卓应用市场,钉钉的评分一度跌至1.3分(满分5分,最低打分为1分),的确太过刺目。通常,一般的爆款APP,好评度都在4分以上,得分不及格的爆款APP十分罕见。

钉钉

为了扭转评价低的形象,钉钉也做了不少的“挽救”工作。网络上,大量的文章直指“熊孩子”故意给差评,类似“钉钉跪求学生手下留情”的文章,充斥网络。意图很明显——将得分过低推给学生,成功地从问题中跳出来。

笔者以为,钉钉口碑不佳,不能怪罪学生。恰恰,钉钉最应该感谢的就是学生。没有学生和家长的下载,钉钉能这么火吗?这次,钉钉通过与各地教育部门合作,省了数亿元的营销费,做了一个价值连城的免费广告。当下,一个有效的APP下载,推广成本低则数元,多则超过10元。而钉钉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庞大的学生市场。

说学生恶意给钉钉差评,是极不应该的,不能反映钉钉的全貌。也许,这次疫情过后,很多学生,很多家长,就会卸载钉钉APP。钉钉,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个临时的指定性工具,并不是必须的。因此,钉钉与其抱怨个别学生给差评,不如想办法怎么去留住他们!

在线教学兴起

毕竟,这次的在线教学,争议较大,包括老师和家长,很多并不认同,一是学习成果难以检验,二是担心孩子视力受损,三是带来管理问题。孩子每天对着屏幕几个小时,对视力的伤害是不可逆转的。再加上,低年级学生自控力不足,也给管理带来较多问题,比如孩子趁家长不在场玩游戏等。

那么,钉钉的差评究竟来自哪?笔者观察发现,学生给差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主要还是有很多企业的员工,对钉钉不满,给了低分。有网友说,“能给零分吗?”、“能给负分吗?”很多人对将对企业的不满,进一步转化为对钉钉的不满。作为一款办公软件,钉钉在设计上,更多地采用B端思维,即服务老板。至于用户口碑,则并不是钉钉关注的重心,用户的认可度并不高。

企业员工对钉钉的不满,比较普遍。很多用户说,钉钉成了监视用户的工具,让他们觉得很不爽。最近,很多企业要求员工在家在线办公的时候,必须要全程开启电脑的摄像头,否则就会被罚款。不少人认为,这种在线办公方式,浑身不自在,甚至侵犯了隐私,还不如去公司上班。另外,也有人为,软件的定位功能,是反人性的。虽然,这些最终由企业去执行,但钉钉无疑迎合了企业老板。

钉钉

广东某家装企业的员工告诉笔者,疫情期间,他所在公司规定每天都要写日报,但工作无法开展,这些内容都变成了应付,每天待在家都要绞尽脑汁去编造谎言。在他看来,这是他所讨厌的,想到它,心里就不愉快。日报、周报、月报……不写就被罚款。办公软件似乎是要替老板管死员工,多扣员工的钱。

浙江宁波一名网友给笔者留言,“我从前年开始,因为大客户公司的业务需要,被迫用它(钉钉)。说真的,不要说员工反感,就连作为老板的我也很不爽!它不光限制了员工,更令老板的人性荡然无存。”他认为,这类软件制约了个人的主观能动性,也令老板的格局和能力出现退化!

基于这些存在的问题,我倒是觉得,钉钉应正视网友的评价,对做得不到位、不合理的地方,加以改进和完善。同时,钉钉应聚焦企业办公效率的提升,虽然部分老板喜欢监视员工,但没有口碑、不能为企业创造效率,终究是无水之源,无本之木。事实上,个别智能办公平台已在反思这种现象,其出发点和最终归宿是提升企业办公效率和员工满意度,比如“费用报销一步到位”,让员工更省心,为员工节约时间,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工作来,增强员工的凝聚力和向心力,进而激发员工的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文/徐上峰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员工
  • 上峰说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坚持价值分析,趣味与思想兼备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