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诺首次披露戈恩可能存在不当行为

(本文转自帮宁工作室)

雷诺汽车首次站到戈恩对立面。

法国《费加罗报》2019年2月6日报道,这家汽车制造商计划告知法国当局,戈恩在与凡尔赛宫的相关协议中获得一笔价值5万欧元(约合5.7万美元)的“个人收益”。

这一发现是雷诺汽车内部调查的一部分。值得注意的是,此举标志着雷诺汽车首次披露戈恩可能存在的不当行为。

雷诺汽车随后发表一份声明称,作为与凡尔赛宫赞助协议的一部分,有5万欧元被戈恩支付其与卡罗尔的婚礼费用。

2016年雷诺汽车决定资助凡尔赛宫230万欧元(1757.5万元)用于翻修,凡尔赛宫承诺向这家汽车制造商提供相当于四分之一赞助款的回报。当年10月8日,戈恩在凡尔赛宫举办奢华婚宴,迎娶第二任妻子卡罗尔。

但这遭到戈恩的法国律师的质疑。他在一份电子邮件中表示,戈恩支付了所有的婚礼费用。他还解释道,这只是一种“误解”,戈恩“愿意偿还”这笔费用,大约5万欧元。

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对此发出警告,称戈恩婚礼(事件)应该完全透明。与此同时,针对雷诺-日产联盟控股公司RNBV的审计近日亦将召开。

事件真相还需等待司法部门的调查结果。

法国《回声报》提供的另一个消息对戈恩极为不利。2014年3月,戈恩为200位客人举办一场正式晚宴,以纪念雷诺-日产联盟建立15周年。但这场耗资约60万欧元的社交活动于戈恩60岁生日当天举行,而不是1999年两家汽车公司开始建立合作关系的那一天。

这是戈恩被羁押的第82天,我们在此刊出戈恩事件的最新报道,并恭祝各位读者诸君新年快乐。

戈恩将偿还凡尔赛宫费用

Bloomberg

2019年2月8日

就在雷诺汽车披露其前董事长戈恩可能使用不当赞助协议来举办2016年的婚礼活动后不久,戈恩便计划偿还这场婚礼相关费用。

戈恩家族发言人德文·斯普金(Devon Spurgeon)2019年2月8日在电话中表示,戈恩将赔偿王室,而王室将反过来赔偿这家法国汽车制造商。

与此同时,法国《回声报》报道,这位被监禁的高管两年前生日那天,在凡尔赛宫举行了另一场派对。

在戈恩对婚礼费用做出回应的前一天,雷诺汽车表示,该公司计划告知法国当局,戈恩在与凡尔赛宫的相关协议中获得一笔价值5万欧元(约合5.7万美元)的“个人收益”。

这一发现是雷诺汽车内部调查的一部分。此举亦标志雷诺汽车首次披露戈恩可能存在的不当行为。

在被日本检方提出金融犯罪指控后,戈恩仍被关押在东京的一个监狱里。

据了解,根据戈恩签署的一份协议,雷诺汽车获得在凡尔赛宫举行企业活动的机会。而这笔费用(5万欧元)是租用这栋历史建筑的预估费用。

2016年,戈恩与妻子卡罗尔在凡尔赛宫举办了一场奢靡派对。从一张被传播开来的照片可以看到,一群穿着古装的演员,还有一排排令人大开眼界的蛋糕队列。

戈恩迅速偿还凡尔赛宫的费用与他在日本的姿态形成鲜明对比。在日本,检方指控他在日产汽车任职期间存在财务不当行为,他否认了这一指控。

上个月,在东京首次出庭时,他表示自己“受到错误的指控,被不公正地拘留,这些指控未经证实,且毫无根据。”戈恩向外界描绘了一幅忠诚的企业家画面,而这位企业家根本不想伤害公司。

自2018年11月19日被捕后,戈恩很快就被日产汽车和三菱汽车免职。上个月,他辞任雷诺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职务。戈恩事件引发联盟内部紧张,部分原因是日产汽车迅速撤换戈恩,而雷诺汽车则拖了后腿。

凡尔赛宫派对被广泛认为是戈恩执掌三个全球性汽车公司期间奢华生活的证据。在戈恩偿还凡尔赛宫的决定公布之前,其法国律师Jean-Yves Le Borgne曾在一份电子邮件中声明,戈恩支付了所有的婚礼费用。

“凡尔赛宫的活动场地是免费提供给戈恩的。同时,戈恩先生并不知道场地的使用将根据雷诺汽车的分配使用情况收取费用。”这位律师在邮件中写道。

据法国《回声报》报道,2014年3月,戈恩为200位客人举办一场正式晚宴,以纪念雷诺-日产联盟建立15周年。但这场耗资约60万欧元的社交活动于戈恩60岁生日当天举行,而不是1999年两家汽车公司开始建立合作关系的那一天。

雷诺汽车对此拒绝置评。记者也未能联系到戈恩的律师及联盟发言人进行置评。

戈恩被捕后不久,雷诺汽车于2018年11月开始进行内部调查。凡尔赛宫事件曝光后,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表示调查“开始取得成果”。

这位部长还表示,RNBV控股公司的财务情况在未来几天将被审计。RNBV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由雷诺汽车与日产汽车在荷兰联合注册设立,处理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事务。有消息称,RNBV已经开始审核由公司支付的咨询费用,这笔费用为每年1000万美元~2000万美元。

“戈恩婚礼应该完全透明”

路透社

2019年2月8日

法国财政和经济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2019年2月7日对媒体表示,他希望获得完全透明的消息。此前,雷诺汽车揭露凡尔赛宫赞助费部分被戈恩入人用于支付其婚礼费用。

“对雷诺的审计已经开始,并有了初步结果,由我亲自指挥。”这位财政部长说,“对RNBV荷兰控股公司的审计将在几天后开始, 越快越好。我们希望完全透明。”

雷诺汽车2月7日揭露,作为与凡尔赛宫赞助协议的一部分,有5万欧元被被戈恩支付其与卡罗尔的婚礼费用。

这一信息是戈恩在日本被捕后所启动的调查中发现的。“要求进行额外检查。”该组织在一份公报中补充道,“这一发现已被移交司法机关。”

雷诺汽车的声明自《费加罗报》对此事的报道后发表。根据报道, 雷诺汽车发现,2016年戈恩婚礼租用的凡尔赛特里阿农宫的费用出自雷诺汽车对凡尔赛的赞助合同。“这应该是滥用社会资产。”《费加罗报》这样写道。

戈恩的法国律师让-伊夫莱博涅(jean-yvse leborgne)表示,他的当事人不知道使用凡尔赛特里阿农宫是由雷诺汽车出的费用。

这个厅免费提供给戈恩,而戈恩支付了与婚姻有关的所有费用。这位律师补充道。

雷诺汽车对其执行委员会成员薪酬所进行的最近一项内部调查于2019年1月10日完成。该汽车制造商表示,截至当时,未在2017年至2018年间发现欺诈行为。针对之前年份的调查工作仍继续进行。

2016年10月8日,戈恩与第二任妻子卡罗尔在凡尔赛举行婚礼,以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为主题的富丽服装派对震惊了很多人。

一位消息人士证实,雷诺汽车董事会的审计、风险和道德委员会已于2月6日获得最新发现,正如《费加罗报》所描写的那样。

作为赞助协议的一部分,雷诺汽车捐款230万欧元用于凡尔赛宫的修缮工程。作为交换,凡尔赛宫向雷诺汽车提供占赞助数额25%的服务, 总价值为57.5万欧元。

“这只是一种误解”

费加罗报

2019年2月8日

戈恩的法国律师博尔涅(Jean-Yves Borne)2019年2月8日接受France Info采访时,将这位雷诺汽车前首席执行官用公司资金向凡尔赛宫支付婚礼场地费用的行为称为“误会”。

“让我们记住戈恩是一个工业帝国的统治者,很有可能,他从未见过发票。”这位律师争辩道,“很可能是合作伙伴,也有可能是秘书。雷诺在这件事上,一分钱也没有花。”

据律师解释,这位法国和黎巴嫩人只是“认为这是免费的,没有具体说明的情况下就是免费的”,换言之,这只是一种“误解”,戈恩“愿意偿还”这笔费用,大约5万欧元。

这位律师认为,戈恩只是没有时间来料理类似问题。“这些过度忙碌的人在世界各地奔走,处理日产汽车和雷诺汽车事务,私人事务的细节问题没有顾及。”

这是在法国经济部长部长勒梅尔发出警告后发表的声明。勒梅尔表示,希望在这一问题上“完全透明”;“雷诺的审计已经开始,已经有了初步结果”。

正如《费加罗报》所揭示的那样,雷诺汽车发现部分凡尔赛宫的租借费用被记入集团签署的赞助合同里。因此,雷诺汽车在一份公告中声明,决定“将这些事实告知司法当局”,以确定是否存在滥用社会利益的行为。

“还需要进一步核查”

法新社

2019年2月7日

雷诺汽车2019年2月7日宣布,将向法国检察机关报告,其前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根据与凡尔赛宫签署的赞助协议获得5万欧元“个人利益”。

雷诺汽车在一份公告中表示:现已确定一笔价值5万欧元的对价,作为与凡尔赛宫签订的赞助协议的一部分,分配给戈恩先生个人。这家汽车制造商“决定将这些事实告知司法当局”。

法国《费加罗报》2019年2月6日援引凡尔赛宫方面的消息称,雷诺汽车2016年决定资助凡尔赛宫230万欧元(约合1757.5万元)用于翻修。而凡尔赛宫承诺,向这家车企提供相当于四分之一赞助款的回报。

据《费加罗报》报道,戈恩2016年10月8日在凡尔赛宫举办奢华婚宴,迎娶第二任妻子卡罗尔。

《费加罗报》报道此事后的第二天,雷诺汽车表示,此事与2016年10月8日戈恩的婚礼庆典有关,但同时补充道,“到目前为止收集到的证据需要进一步核查”。

婚庆公司一张发票上写着,场地是“凡尔赛赠送的”,也可能意味着直接赠送给戈恩,这就很难说清楚了。

日产董事会提议塞纳德担任董事

法新社

2019年2月5日

日产汽车董事会2月5日提议,任命雷诺汽车新董事长让-多米尼克·塞纳德担任因在日本被监禁的戈恩而空出的董事职位。

不过,根据日产汽车一份声明,这一任命只有在定于2019年4月8日举行的特别股东大会上批准后才能生效。

日产汽车表示,届时股东还将被要求就解雇戈恩及其得力助手格雷格·凯利进行投票。这两人于2018年11月19日在东京被捕后不久便被免职,其中包括戈恩担任的董事会主席职务,但保留了董事头衔。

塞纳德被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认可,他评论其为“我们可以与之讨论的人”。塞纳德将于特别股东大会后担任日产汽车董事会成员,但尚未决定谁将出任日产汽车董事长。

日产汽车尚未任命戈恩的继任者。据日本媒体报道,西川广人起初想代理,但最终只是临时接替戈恩职务。

西川广人2019年1月表示, 收到治理改善委员会的结论后,新董事长人选可能要到6月才能确认。

该委员会已召开过两次会议,试图“找出背后的深层(隐藏)原因”。日产汽车指责这位前救世主将“权力过度集中在一个人手里是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为什么戈恩先生的错误在如此长的时间里没人喊停?”委员会主席强调,他将在3月底提交报告。

戈恩上周在被监禁的东京拘留中心的一间会客室里接受法新社和法国经济日报《回声报》采访时谴责“这是一次背叛”。

三菱站队日产

Automotive News

2019年2月1日

三菱汽车正与其日本盟友日产汽车联手反对任何打算将两个公司与联盟伙伴雷诺汽车合并成一家控股公司的计划。

三菱汽车首席执行官益子修(Osamu Masuko)表示,成立一个控股公司甚至都不能成为一种选择。联盟的最优先事项应该是保持独立以及相互尊重。他说,在一个控股组织的领导下,维持这种平衡非常困难。

“我甚至认为这(控股公司)就不应该放在备选中。”益子修2019年2月1日在东京表示,“我认为,在这样的管理框架下,很难做到平等管理。”

益子修的想法与日产汽车领导层想法一致。他的这些言论是对卸任联盟首领戈恩的一次采访的回应。在那次采访中,戈恩说他计划合并三菱汽车、日产汽车和雷诺汽车,以确保“一家控股公司的自主权”。

戈恩对日本经济新闻称,他2018年9月与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讨论过此计划,这引起了强烈反对。

两个月后,戈恩在东京羽田机场被捕,并被控在日产汽车存在金融不当行为。戈恩表示,这是除掉他组织更深层次合作的阴谋的一部分。

益子修表示,他从来没有直接听说过关于控股公司的任何计划。

“日产汽车CEO西川广人亲自听说过这件事,但我本人并没有被告知成立控股公司的想法。我一点都不知道,当然也就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他说道。

他似乎对控股公司是否可行持怀疑态度。“我需要考虑这是否能被我们的员工接受。”他说,“我想知道是否还能确保平等的伙伴精神和平等基础的管理。”

日产汽车方面,西川广人一再表示,目前将三家公司维系在一起的是复杂的交叉持股的网状方式,现在不是讨论更改(这种方式)的最佳时机。

益子修发表言论的前一天,该联盟的高层管理人员在总部阿姆斯特丹举行了一场会议。西川广人与雷诺汽车首席执行官Thierry Bollore和新命董事长盛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见面,益子修通过视频参加会议。

戈恩曾担任这三家公司以及联盟实体的董事长,并负责联盟的常规运营会议。但被捕之后,他被免去日产汽车和三菱汽车董事长职务,随后他本人也从雷诺汽车辞职。之后,两家公司达成一致,通过协商来发挥领导作用。

“我们说过,我们将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做出决定。”益子修说。但他也表示,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核心人物,也有陷入困境的危险。“我们必须避免放慢决策的脚步,我们不希望犹疑带来任何负面影响。”

从好的方面来看,非集中式管理能够创建一个走向成功的强大的企业组织,而不是单单倚赖一个关键人物的才能或领导力。“人总是要退休的。”益子修间接提到戈恩,“我们不应该依赖一个人,我们应该拥有一个良好的组织。”

益子修含蓄地抨击戈恩和这位强硬高管雄心勃勃的销售和利润目标。他表示,他的公司需要后退一步,需要寻求可持续的增长。

“即便是在企业管理方式上,我们也应该接受多元化。”益子修说道,“每个人都在努力加快速度,不断讨论增长再增长,这给各个领域带来巨大压力,反过来又导致了企业丑闻。”

(责编:牛建峰)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