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狗打车流血上市未卜,二次赴港能否梦圆?

—— [db:副标题]

刘亮亮 2022-05-10

近日,快狗打车在港交所更新了招股书,欲再次冲刺“同城货运第一股”。

更新的招股书显示,快狗打车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的收入分别为4.53亿、5.49亿、5.3亿及6.61亿元,毛利分别为1.04亿、1.73亿、1.83亿及2.42亿元,亏损净额分别为10.71亿、1.84亿、6.58亿及8.73亿元,亏损额同比扩大32.67%。

时至今日,快狗的盈利拐点并未出现,流血上市的快狗打车,能否抢下“同城货运第一股”仍是悬念。

烧钱揽客,谋求IPO是为继续打“价格战”

面对着多样化且同质化严重的货运平台,用户通常更难培养出较高的品牌忠诚度。黏性较低的供需两端,平台必须不断“砸钱”来撬动流量增长。

数据显示,从2018年~2021年,快狗打车花在销售及营销上的费用累计高达13.4亿元。2021年,这一数据为3.3亿元,同比增长73.7%,相当于总营收增速的三倍。

不断烧钱的业务模式,也成为了平台盈利的最大障碍。从2014年上线以来,快狗打车一直深陷亏损之中,需要不断靠外部融资。根据招股书披露,2018-2021年,快狗打车的净亏损四年下来,累计亏损已经高达27.8亿元。

快狗打车流动负债净额连年为负且呈现扩大趋势。2018至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快狗打车的流动负债净额分别为-2.87亿元、-3.49亿元、-5.44亿元、-4258万元。

快狗打车从掩饰过谋求IPO的目的是为了烧钱来打“价格战”,但“烧钱换市场”即使真的IPO成功获得一笔融资,想要赢下这场“内卷”之争也不容易。

江湖老刘认为,诸多新入局者的加入,让整个同城货运赛道更加激烈竞争,缺钱、亏钱使快狗打车的困扰已迫在眉睫。巨头围剿、赛道升级,快狗打车又将如何杀入决胜局?

多次被约谈,用户隐私难以担保

快狗打车表示,其面临处理大量数据及保护该等数据安全的固有风险,面临与平台交易等数据有关的若干挑战。

据悉,快狗打车在2021年4月—2022年3月间因为保障司机权益等问题曾多次被多个部门约谈。

2020年10月27日,工信部还曾通报指出,快狗打车APP涉及违规收集个人信息等侵害用户权益的行为。2022年1月24日,上海市交通委员会执法总队及上海市公安局交警部门约谈了快狗打车和另外两家网络货运平台。约谈内容主要为网络货运平台严格审核司机和车辆资质,并禁止在其平台上运输非法商品。

据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网站公布的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2020年第三批)中显示,快狗打车因私自收集个人信息、私自共享给第三方、频繁申请权限和过度索取权限。

江湖老刘认为,作为货车快运平台监管疏忽用户资料隐私保护是在所难免的,不过,快狗打车这一问题,也暴露出传统平台模式的弊端,会使该公司面临重大处罚及负面舆论并严重扰乱业务的风险。在越来越注重隐藏保护的当下,稍有不慎就会造成用户对平台的信任危机,而且很难轻易被消除。

新玩家加入,技术与服务才是持久战

目前中国内地的线上同城物流市场高度集中,外部的竞争压力也加速着快狗打车“烧钱”的步伐。招股书显示,快狗打车2021年在中国内地市占率为3.2%,而排名第一的公司却占有52.8%的市场份额。单从市占率上看,快狗打车并无明显优势,加之新玩家的竞争加剧,强敌环伺之下其地位更是堪忧。

“烧钱”换市场是不够的,同城货运这块诱人的“蛋糕”实际没那么好啃。众所周知,价格战是快速获取市场份额的有效手段,但并非绝对,尤其是在新老玩家都加入补贴大战过后,“烧钱”的优势更难维持。

在同城货运赛道上进行的必将是一场技术与服务的持久战,只有在这上面下足功夫才能真正实现长久之计。一方面,以多方服务为突破口,形成了平台服务司机、司机服务用户、用户青睐平台间的良性循环;另一方面,采取相对激进的增长战略,更加注重用户获取和留存,并扩大市场份额。

江湖老刘认为,即使快狗打车成功夺下“同城货运第一股”之名,也并不意味着它抢先了所有竞争对手一步。在同城货运赛道上进行的必将是一场技术与服务的持久战,只有在这上面下足功夫才能构筑起真正的行业壁垒。

新年新战事,同城货运下半场,快狗打车面对更加激烈的行业竞争,真能“苟”到最后吗?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刘亮亮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互联网江湖老刘,自媒体人。江湖老刘,用心感受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