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作画再引争议 瑞典艺术家称人工智能是“最恶毒的技术”

极客网·人工智能9月9日 新一代人工智能图像生成工具可以模仿艺术家的标志性作品风格,但一些艺术家担心有人采用这种新技术获利,因此对此产生质疑和厌恶。 

QQ截图20220909092952.jpg

人工智能作画再引争议,被艺术家成为“最恶毒的技术”

瑞典艺术家Simon Stålenhag以其令人难以忘怀的画作而闻名,这些画作将自然景观与巨型机器人、工业机器和外星生物的怪诞未来主义融合在一起。而本周早些时候,当Stålenhag发现人工智能系统能够模仿他的风格生成画作时,他对此感到愤怒和厌恶。 

这一采用人工智能技术模仿Stålenhag画作的行为是由英国苏塞克斯大学知识产权法专业讲师Andres Guadamu完成的,他一直致力于研究围绕人工智能生成的艺术作品的法律问题。他采用名为Midjourney的应用程序创建了类似于Stålenhag画作风格的图像,并将它们发布到自己的Twitter账户上。 

Guadamuz表示,创建这些图像是为了突出生成艺术的人工智能算法可能引发的法律和道德问题。Midjourney只是能够根据文本提示制作艺术作品的众多人工智能程序之一,它们使用机器学习算法从互联网或公共数据集中学习了数百万张带标签的图像。经过训练之后,它们几乎可以绘制了出任何物体和场景的组合,并且能够以惊人的准确度再现某一艺术家的风格。   

image001.png

Guadamuz说,他选择Stålenhag风格作画进行的这项实验,是因为这位艺术家在过去曾批评过人工智能生成的艺术,并且对这种技术表示反对。并表示,他无意让Stålenhag感到不安或希望他回应。但他在发表的一篇博文中辩称,Stålenhag申诉侵权的诉讼不太可能成功,因为虽然艺术品可能受版权保护,但艺术风格却不能。 

Stålenhag认为此举并不好笑。他在发布的一系列推文中说,“虽然从其他艺术家那里借用是创造艺术文化的基石,但人工智能并不是,因为这只表明,这种衍生性作品是科技巨头希望在他们的未来愿景中向我们展示的事物。”

Guadamuz向Stålenhag公开道歉,并删除了包含衍生图像的推文。他还表示,他在推特收到了一些不满和愤怒的反馈信息,其中包括死亡威胁,他们反对这一举动。

Stålenhag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他反对Guadamuz采用人工智能系统模仿他的风格作画,但接受他的道歉。这位艺术家并不认为模仿他作品的人工智能图像是一种抄袭,因为它们看起来很新奇,他认为像这样的工具可能会被证明有助于探索新的艺术理念。

他声称,“人工智能是这些新技术中最新、最恶毒的技术,通常在未经艺术家同意的情况下,将他们在一生创造的作品整理成数据,并使用这些数据作为其技术组合的核心成分,并且生成作品对外出售而获利。”

人工智能“画家”越来越多,法律诉讼或不可避免

几十年来,人工智能算法一直被用来生成艺术,但人工智能艺术的新时代始于2021年1月,当时人工智能开发商OpenAI公司发布了DALL-E,这是一种利用机器学习技术通过文本描述生成简单图像的程序。

而在今年4月,该公司发布了DALL-E2,它可以生成看起来像是由人类艺术家制作的照片、插图和绘画。今年7月,OpenAI公司宣布DALL-E将可供任何人使用,并表示生成的图像可以用于商业目的。 

OpenAI公司对用户对该服务的使用进行了限制,主要使用关键字过滤器和能够识别某些可能被视为攻击性图像的工具进行限制。其他公司也构建了类似的工具,例如Guadamuz使用的Midjourney以模仿Stålenhag风格的画作,它们在适当使用方面的规则可能有所不同。

R-C.png

随着人工智能艺术生成器的使用范围开始扩大,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开始质疑他们模仿人类创作者作品的能力。 

RJ Palmer擅长绘制奇幻生物,并在电影《侦探皮卡丘》中担任概念艺术家。他表示,好奇心驱使他尝试采用DALL-E2,他担心这种人工智能工具对其职业生涯带来不利影响。 而在后来,他对采用开源图像生成器Stable Diffusion的用户通过在文本提示中添加艺术家姓名来生成不同风格艺术的技巧感到震惊。Palmer说:“这些人采用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模仿艺术家的风格和灵感,这种行为是一种卑鄙的表现。”

一直对DALL-E持批评态度的数字艺术家David Oreilly表示,使用这些工具创作新作品以获利的想法是错误的。他说,“采用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的人并不拥有重组的材料,但却像谷歌图片那样收费。” 

丹麦图库平台Jumpstory公司的首席执行官Jonathan Løw表示,他不赞同人工智能生成的图像如何用于商业用途。他说,“我对这项技术很感兴趣,但也深感担忧和怀疑。”

OpenAI公司发言人Hannah Wong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的图像制作服务被许多艺术家使用,该公司在工具开发过程中征求了一些艺术家的反馈意见。她说,“版权法在过去已经适应了新技术,需要对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进行同样的调整。我们将继续征求艺术家的观点和意见,并期待与他们和决策者合作,以帮助保护创作者的权利。”

尽管Guadamuz认为起诉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复制艺术家的作品将很困难,但他预计将来出现更多的诉讼案例。他说,“我敢肯定在某个时候会有各种各样的诉讼。”就像商标侵权一样,采用人工智能技术复制作品可能会更具法律风险。

也有一些法律专家不太确定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侵权是否有法律依据。专门研究人工智能的贝克麦肯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Bradford Newman说,“我可能会看到一些艺术家提出的诉讼,理由可能包括‘我没有允许在我的艺术作品上训练算法。’在这样的诉讼中谁将获胜,将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